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原文】
 
1.3 子曰:“巧言令色①,鮮矣仁②!”
 
【注釋】
 
①巧言令色:巧,好。令,善巧言令色,即滿口說著討人喜歡的話,滿臉裝出討人喜歡的臉色。

②鮮:少的意思。
 
【翻譯】
 
孔子說:“花言巧語,偽裝出一副和善的面孔,這種人很少是仁德的。”

【解讀】
 
遠離巧言令色
 
巧言令色就是利用花言巧語去迷惑、取悅他人的行徑。那些“巧言令色”之人,善于察言觀色,見機行事,八面玲瓏,討人喜歡。但是如果從動機上分析,這種行為帶有一定的欺騙性,多半是小人未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做出來的。作為智者,孔子對這種為有著深刻的認識,所以提出了“巧言令色,鮮矣仁”的觀點。
 
那些巧言令色之人,總會巧妙地給自己穿上一套華麗的外裝,用以迷惑他人。不管是為了博取上司歡心以謀提升的機會,還是為了討取同事的支持和幫助,抑或是哄得親友高興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他們都會將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拿出來掩人耳目。這些人陽奉陰違,當面一套背后一套。在他們花言巧語、和顏悅色的背后,往往隱藏著一個貪婪自私的心和骯臟卑劣的靈魂。若非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欲,這些小人才沒工夫給你賠笑臉說好話呢。
 
花言巧語沒好人,這個道理誰都懂,可是這種人照樣在社會上大行其道,是什么原因呢?花言巧語之所以大受歡迎,是因為它能滿足人們的心理需要。事實上,每個人都喜歡聽好話,喜歡被別人贊美奪獎和奉承,只是各自喜好的程度不同而已。比方說,有些做領導的人,就喜歡自己的下屬拍馬屁,下屬們拍得越響他們就越舒服。倘若有哪個下屬說話有些直接或是有點兒不順耳,輕者給人家“穿小鞋”,重者會動人家飯碗。也正因如此,說真話的人越來越少,說漂亮話、謊話的人越來越多。其實,出現這種狀況也是在所難免的,畢竟誰都喜歡好的東西,這也是每個人都有的弱點。
 
正是這種人性弱點,才為巧言令色者的生存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當然,在與他人交往時,沒有一副好的口才是不行的。但是,好口才與巧言令色不同。好口才是一種據理力爭,所列觀點都有理可依,其目的是辨明真理、說服他人、達成溝通與合作。無論內容還是目的,都是真實和善意的。而巧言令色只是利用花言巧語達到某種鮮為人知的目的罷了,這種行徑根本就是虛偽和丑惡的。
 
孔子之所以痛斥花言巧語,一方面是因為他看到花言巧語的丑惡本質,另一方面,則是那些聽信花言巧語的人往往會上當受騙,進而遭受事業的挫敗,造成嚴重的社會后果。
 
春秋時期,齊相公因管伸的忠諫直言稱霸于諸國,晚年卻因佞臣的巧言令色而不得善終。管仲在臨死之前就曾告誠齊租公道:“易牙殺了自己的兒子,為人冷酷無情;開方背叛了自己的父母,其心叵測;豎刁甘受閹刑,私欲之心昭然若揭。此三人皆為不仁、不孝之徒,他們為了逢迎君主,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千萬不能重用。”可是,他們的馬屁拍得太到位了,齊桓公還是未聽忠言任用了他們。結果,齊桓公剛死,三人便偕同公子姜無詭犯上作亂,將其體置于床上兩月有余才裝棺入殮。裝殮之時,其尸身早已腐爛生蛆。而此后的齊國,則陷人長期的內亂。
 
在現代社會,作為大權在握的官員和公司的領導,要對巧言令色者高度警惕。要主意下屬的言,只有看清其真實的意圖,才不會被那些華麗的表象迷惑,才不會因偏聽偏信而失敗。同時,自己也要身體力行,為下屬們作出榜樣,這樣才能促進組織的發展、事業的壯大。
 
孔子此語,意在告誡他的弟子,無論是做人還是做事,都應真誠坦蕩。要在言行上服從于真善的準則,不去刻意地追求外在的裝飾。若是利用花言巧語討好別人就是為假作惡,這樣做是無法修成完善人格的。同時,他期望弟子們努力提高個人修養,看清社會上的各色人群,更加合理地處理人際關系,并最終走向成功。

延伸閱讀:

從說話的語氣和神色,最可以觀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