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原文】
 
1.5子曰:“道千乘之國①,敬事而信②,節用而愛人③,使民以時④。”
 
【注釋】
 
①道:通“導”,引導之意。此處譯為治理。千乘(shèng)之國:乘,古代用四匹馬拉的兵車。春秋時期,打仗用兵車,故車輛數目的多少往往標志著這個國家的強弱。千乘之國,即代指大國。
 
②敬事:“敬”是指對待所從事的事務要謹慎專一、兢兢業業,即今人所說的敬業。
 
③愛人:古代“人”的含義有廣義與狹義之分。廣義的“人”,指一切人群;狹義的“人”,僅指士大夫以上各個階層的人。此處的“人”與“民”相對而言。
 
④國使民以時:“時”指農時。古代百姓以農業為主,這里是說役使百姓要按照農時,即不要誤了耕作與收獲。
 
【翻譯】
 
孔子說:“治理擁有一千輛兵車的國家,應該恭敬謹慎地對待政事,并且講究信用;節省費用,并且愛護人民;征用民力要尊重農時,不要耽誤耕種、收獲的時間。”
 
【解讀】
從政應遵循的原則
 
孔子這句話,意在告訴大家從政應該遵循的三大原則。對于一個執政者應當以什么樣的態度、用什么樣的方法和手段,才能讓下屬心甘情愿地跟著自己,在本章中都有提及。而且,這幾個觀點全都圍繞著同一個對象,那就是“人”。只要執政者以“人”為本,有效團結和控制社會或組織中的人員,那他就是一個好的領導者。即便是現今,他所提出的這種管理原則依然適用。具體說來,孔子在此提出的是從政應遵循的三大原則。
 
第一,“敬事而信”,這是從政應有的態度。我們可以將其拆成“敬事”和“而信”兩部分理解,先來看看“敬事”。敬事,按照現代話來說就是敬業,小心謹慎地處理自己負責的事情。“敬事”不僅是一種外在的態度,更是一種內在的感情,成為人性的一部分。比方說,清朝雍正帝,平均每天要批上百道奏折,于國家之事不可謂不盡心。因此,他在位期間,國富民泰,鮮有怨言。至于“信”,是在敬事的基礎上取信于人。若想爭取下屬或民眾的信任,最重要的是信守諾言,及時兌現諾言。
 
“敬事”和信用密不可分,前者往往是宕者的基礎,比方說,在兩軍對壘之時,好的將領總是會身先士卒,這就是“敬事”。在這種模范將車的帶領下,他的手下還會有誰不信服,不愿意跟著他奮力拼殺呢?只有敬事,并取信于下屬,工作才能順利展開,事業才能獲得成功。
 
第二,“節用而愛人”,這是從政者應該掌握的治理方法。若是按照孔子的本意,“節用”就是指一國之君應當節約財政開支,不要亂搞鋪張浪費。否則的話,一旦有外敵人侵,就會遭到滅頂之災。當年的慈禧太后為了給自己慶祝六十大壽,擅自挪用海軍的經費,致使北洋水師沒有炮艦可用,最終兵敗,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若是在現代,作為一家公司的領導,則要注意開源節流,減少不必要的開支,給自己的公司留下充足的流動資金,或是用于岍發新項目。即便發生一些重大損失或意外,多元的發展或是充足的流動資金,仍能保證公司的正常運轉。另外,節用的目的就是“愛人”,對自己的下屬有著足夠的愛護和體恤,時常帶給他們一些安慰和鼓勵。倘若在公司內部,優秀的員工全都跳槽走了,做領導的都成了光桿司令,就算公司的實力再雄厚又有什么用呢?因此,做好領導,應當注意自己的行為和方法。
 
第三,“使民以時”,這是從政者必知的基本要求。這個“時”并不同于時間的時,你可以將它理解成恰當的時機,也可以理解成恰當的做法。作為領導者,在用人的時候,應當清醒地認識到在什么地方、什么時間,用什么人才是最合適的。比方說,秦始皇連年征用農民修長城、造陵寢、蓋阿房宮,致使農民們田園荒蕪,難以為生,除了造反,實在別無他法。秦朝是這樣,隋朝也是這樣。再看看現代的企業,有許多企業主不顧及員工的感受,常常逼迫他們進行無休止地加班,導致一些員工心理壓力過大,以致出現自殺現象,顯然是便民過度了。好的領導者,不能一味追逐利益,還要時常關懷部屬,讓他們到了公司有回家般的親切,這樣他們才會對公司有著更大貢獻。

延伸閱讀:

人人都是“民之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