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悌,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馀力,則以學文。”

【原文】
 
1.6子曰:“弟子入則孝①,出則弟②,謹而信③,泛愛眾,而親仁④。行有余力⑤,則以學文⑥。”
 
【注釋】
 
①弟子:有二義,一是指年幼之人,弟系對兄而言,子系對父而言,故曰弟子:二是指學生。此處取前義。人:古時父子分別住在不同的居處,學習則在外舍。人是人父宮,指進到父親住處;或說在家。

②出:與“入”相對而言,指外出拜師學習。出則弟,是說要用悌道對待師長,也可泛指年長于自己的人。

③謹.寡言少語稱之為謹。

④仁:指具有仁德的人,即溫和、善良的人。此形容詞用作名詞。

⑤行有余力:指有閑暇時間或剩余的精力。⑥文:指詩、書、禮、樂等文化知識。
 
【翻譯】
 
孔子說:“小孩子在父母跟前要孝順,出外要敬愛師長,說話要謹慎,言而有信,和所有人都友愛相處,親近那些具有仁愛之心的人。做到這些以后,如果還有剩余的精力,就用來學習文化知識。”
 
【解讀】
 
學習做人的途徑
 
作為教育家,孔子極其重視道德教育,他不僅有高深的思想,也有平易近人的教法。人生啟蒙,怎樣從一個無知的孩童成長為對社會群體有用之才,這是一個教育策略和途徑問題。針對人生第一課,孔子給出了淺近明了的回答,那就是,做人應當先修德,再學知識。也就是說,對于弟子的教育,孔子認為應當從倫理教育人手,在家孝順父母,敬重兄長:其次,學習待人接物,做到嚴謹守信;這些根基打好后,再進行文化知識的傳授。
 
關于“孝”,前文已有所述,這里不冉多談。但需要指出的是,可以適當對孝作較為寬泛的理解。在我國古代,學生或晚輩皆稱為“弟子”,師生間的關系仿若父子,師父一詞就是從“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說法中演變出來的。老師是傳經授道之人,對弟子德行才識的教育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在教育的過程中,也付出了大量的心血。故而,做弟子的應該按孝的原則對待老師,要對自己的老師尊敬有禮。在這一點上,古人做得很好,弟子中了進士,做了大官,可是只要他回到家鄉,見到自己的老師,做學生的都要對他行跪拜之禮,與當年從師時一樣。但是,現在的人們對于傳授自己知識的師長遠不如古人那么敬重,這不能不說是“孝”的精神的失落。
 
接下來就是“出則弟”了。可是有人會問,都出門在外了,還如何敬重兄長呢?這就要求大家對朋友、對社會、對一般人能夠友好相處了。這些朋友就是你的兄弟,只有交好了這些人,你的路才會更加平坦寬廣。另外,若是擴展到愛國家、愛天下,也是對這個“弟”字的正解。
 
“謹而信”,是孔子在告誡我們,學習做人要先注意自己的言行,處處小心謹慎。不過,大家不要誤將謹慎理解為拘謹,這兩者有著不同的意義。若是過分拘謹的話,就是小氣了,不符合謹慎的原意。謹慎也是一種修養,只有謹慎的人,才不會輕易地對他人作出許諾。他們一旦答應了別人的要求,就會盡心竭力地達成別人的愿望,做到言而有信。
 
“泛愛眾”,要想做到這一點,首先就要有著廣闊的胸襟,能夠對所有人都一視同仁,保持著友愛的態度。這種行為是包括師道在內的所有道的綜合體現,看起來比較容易做到,真要修到如此境界卻是極為不易的。
 
倘若一個人對上面的要求都做到了,就可以進行下一步的修養了,即“親仁”。親近那些有道德的人,與他們做朋友,進一步培養自己的仁德之心,爭取做個有道德的人。這也是孔子這句話的主要目的。只有做
 
到“孝”“弟”“信”“愛”,才會對自己的行為有著良好的規范,成為一個人格健全的人,一個有仁德之心的人。
 
“行有余力,則以學文”。在有了仁德之心后,若是還有剩余的精力,就可以去學些文化知識了。不管你想當文學家也好,還是當科學家也罷,或是做藝術家也行,只要是你感興趣的,你都可以去學。
 
總之,孔學的人生第一課便是做人,要求從小就注重道德倫理上的修養。有了一定的道德基礎,再學習各種知識。顯然,這是德育優先原則。事實證明,這一教育策略和途徑是科學的,是符合社會發展需要的。德高才淺,只是這個人對社會貢獻多少的問題;而無德有才,則是危害社會的問題了。比方說,古時的貪官污吏,無不想盡辦法,搜刮民脂民膏,這些人多學富五車,每個人的智商都很高。即便是現在,利用自己掌握的高科技手段作案的人也是屢見不鮮,難道能說他們沒有知識嗎?從本質上看,這些人是在缺少仁德的情況下學習了文化知識,屬于本末倒置的行徑,所以他們很難成為一個好人。
 
知識對于一個人來說固然很重要,但是人們自身的道德修養卻更加重要。一個人只有提高了自己的道德修養,再去學習文化知識,才會離成功更近,成為一個對社會和他人有益的人。

延伸閱讀:

行有余力再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