寢不尸,居不客。

【原文】
 
10.24 寢不尸,居不客①。
 
【注釋】
 
①居:家居。容:作動詞,意為講究容儀。
 
【翻譯】
 
孔子睡覺時不像死尸一樣直躺著,在家里并不講究儀容。
 
【解讀】
 
家是放松的地方
 
這里描寫是孔子在居家之時的生活情形,他姿態自然,非常放松和隨意,完全沒有平日那種嚴謹拘禮的表現。比方說,他睡覺時的姿態就很隨意,沒有那么多的講究,坐姿也很放松。可以說他在家中的生活,與平常人是一樣的。關于孔子的日常生活,《述而榴》中也有描寫,即'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若與本章結合起來,我們就會發現,孔子在生活中的形象,是很隨意的,和普通人沒有什么兩樣。這種生活的散淡和悠然,讓我們看到了孔子在生活中最自然的一面。
 
孔子的做法是一種身教。他告訴我們,生活是美好的,也是輕松愜意的,尤其是在家的時候,應該享受自在的生活。我們要知道,家不僅僅是一個院子和幾間房子的有限空間,它還是我們安放身心的溫暖場所。在這個地方,我們不必死守規矩,可以卸去在外的所有偽裝,放下自己身上那副沉重包袱,悠然體味生活。
 
放松身心,挑食心境,在現代生活中更為重要。當前,人們為了謀取生計,不得不戴著面具生活下去,這樣做不但勞心還勞力。而且,隨著現代生活節奏的加快,人們不但得時刻保持在高度戒備的精神狀態上,還要承擔著巨大的心理壓力。這種情況長期持續,人們的內心肯定會感到疲倦和煩躁,不論是身體還是心理,都處在亞健康狀態,甚至罹患心理疾病。反過來,人們又帶著這種負面情緒去工作,由此就會形成難以擺脫的惡性循環。
 
此時,家的作用就顯現出來了,在這個地方,你不需要帶著面具生活下去,可以將自己最真實的感情顯露出來,輕輕松松地過日子。而且,你在這個地方,還可以盡情發泄,將你心中的不快與壓力統統釋放出來,緩解一下你在心理上的疲勞。同時,你也不必為此承擔責任,也沒有人會讓你負責。因為,在這里有你最親近的人,他們不會因為你的懶散和“無理取鬧”而動怒,只會給予你安慰和鼓勵。
 
家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它就像是一束溫暖的陽光,可以將人們內心的堅冰融化掉:又像是一個溫馨的港灣,可以為穿梭于人海的人們遮風擋雨。在這里我們不會感到絲毫的不安與緊張,有的只是不盡的溫暖與輕松。
 
在跟孔子學習閑居生活的同時,我們還應注意到辦公的問題。孔子閑居在家,過的是個人的私生活,享受的是人生的平淡和對自我的放松。而外出辦公,就沒有了這份悠閑,因為他要處理政務,不得不謹慎處之。在家就過家庭生活,在朝則考慮國家事務和民眾福祉。不論在什么場合,都做該做的事情,這才是孔子的人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