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人為長府,閔子騫曰:“仍舊貫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原文】
 
11.14 魯人為長府①。閔子騫曰:“仍舊貫②,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呋人不言,言必有中。”
 
【注釋】
 
①嚕人:指魯國的執政大臣。長府:魯國貯藏財貨的國庫名。

②仍:沿襲。貫:事。
 
【翻譯】
 
魯國的執政大臣要翻修長府。閔子騫說:“照老樣子不好嗎?何必一定要修呢?”孔子說:“閔子騫這個人平常不大說話,但一開囗必定說到要害上。”
 
【解讀】
 
成由勤儉敗由奢
 
這里,孔子通過贊賞閔子騫來表達自己崇尚節儉、愛惜民力的政治主張。孔子的儒家學說雖為封建統氵臺者服務,但他也主張愛人、強調德政。他希望執政者通過農工商并重利民、富民,同時倡導減賦節用、去奢從儉,反對統治階級的過分盤剝和奢侈浪費。不僅孔子重視節儉,道家創始人老子也說過:“吾有三寶,曰慈,曰孝,曰儉。
 
在孔子等先哲看來,統治者的節儉對治理國家來說,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在那個生產力落后的時代,社會資源極為匱乏,統治者的節儉,有時可以使大批平民免于饑荒;而統治者的奢華無度,極有可能陷百姓于水火之中。可以想象,如果統治者個人欲望膨脹,想要過更為奢華的生活,住更華麗的宮殿,占有更多的美女,那便會對人民征收更多的賦稅,要人民服更多的徭役。如此,人民必然生活艱難,怨聲載道,國家必然不能安定。更進一步,有的統治者對內橫征暴斂,仍不能滿足,還想占有別國的珍寶美女、土地,那么,戰爭便來了,這個國家就更不安定了。相反,如果統治者能夠克制自己的欲望,崇尚節儉,那么國家對人民的征斂必然比較少,對人民的騷擾也會比較少。同時,各級官僚也會效仿統治者克己,不因追求奢侈的生活而過度盤剝人民。如此,人民生活便會安定幸福,國家自然便治理好了。正是因為這個機理,孔子認為,一個人修身的道理用到治國上,便可以治理好國家。因為說到底,修身便是克制欲望,治國最關鍵的地方也在這里。
 
歷史證明了孔子的睿智,后世無數的實例證明,“成由勤儉敗由奢'確實是顛撲不破的真理。西漢初年,由于多年戰亂,國家和社會都極度貧困,高祖劉邦甚至連匹匹純色的儀仗用馬都湊不齊。為了鞏固統治,西漢采取與民休息的政策。到了漢文帝的時候,他自己以身作則,躬行節儉,他在位23年,宮室、園林、服飾、車駕等都沒有增添。有一次,他打算建造一座露臺,召來工匠一算,造價要上百斤黃金,相當于十家中等平民的家產,便放棄了。他本人平時穿的都是用粗糙的黑絲綢做的衣服,就連他寵愛的慎夫人,也不準穿拖地長裙,不準使用繡彩色花紋的幃帳。文帝為自己預修的陵墓,不準用金銀銅錫等金屬做裝飾,只使用瓦器,也不修高大的墳堆。他以自己節儉的美德,開創了千古流芳的“文景之治”。
 
而那些放縱自己的欲望暴民虐民者,多數難逃失敗的命運。此類統治者眼界狹隘、貪圖享樂,或聲色犬馬、紙醉金迷,毫無恤民之心。他們以一己享受為最終目的,以無休止的掠奪與役使民眾為樂事。其所統治或領導的社會貧富分化嚴重階級壓迫慘烈,民眾衣食不保,終因無法生存而奮起反抗。所以此類統治者多常會因失去民心而被歷史拋棄,其所處社會也會因秩序崩潰而陷人倒退。比如夏桀、商紂,此二人為私利或殘害天下,或征戰不休,最終都引發百姓奮起抗爭,自己也成了臭名昭著的暴君。
 
即便是現代社會,為政者也要崇尚節儉、愛惜民力。平常要盡量體察民意,制定政策時最好多借鑒民眾的意見、傾聽民眾的呼聲。在大力發展經濟、富民的同時,更要提高參政者的水平,杜絕奢侈浪費,嚴防腐敗和政績工程。只有勤儉節約、體察民眾才能使社會公平,分配合理,國家政治才會廉明高效才能使社會秩序穩定,經濟不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