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康子問政于孔子曰:“如殺無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對曰:“子為政,焉用殺?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原文】
 
12.19 季康子問政于孔子,曰:“如殺無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對曰:“子為政,焉用殺?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①,必偃②。”
 
【注釋】
 
①草上之風:謂風吹草。上,一作“尚",加也。“上之風"謂上之以風,即加之以風。

②偃:倒下。
 
【翻譯】
 
季康子向孔子問政事,說:“假如殺掉壞人,以此來親近好人,怎么樣?”孔子說:“您治理國家,怎么想到用殺戮的方法呢?您要是好好治國,百姓也就會好起來。君子的品如風,小人的品如草。草上刮起風,草一定會倒。”

【解讀】

季康子向孔子問政,以為殺掉違法亂紀的人而親近有德的人就能使天下有道。孔子則一向主張以道德感化人民,不主張刑殺治國。在談到政治效應時,主張以德政來使民心歸附,殺伐雖然能威懾眾人,卻不能真正使人心歸服,而且容易埋藏危險的種子,認為天下不可能靠殺伐而變得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