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公問于有若曰:“年饑,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對曰:“盍徹乎?”曰:“二,吾猶不足,如之何其徹也?”對曰:“百姓足,君孰與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

【原文】
 
12.9 哀公問于有若曰:“年饑,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對曰:“盍徹乎①,吾猶不足,如之何其徹也?”對曰:“百姓足,君孰與不足②?百姓不足,君孰與足?"
 
【注釋】
 
①盍(hé)徹乎.盍,何不。徹,西周時流行于諸侯國的一種田稅制度。舊注曰:“什一而稅謂之徹。”

②孰與:與誰,同誰。
 
【翻譯】
 
魯哀公問有若說:“年成歉收,國家備用不足,怎么辦呢?”有若回答說:“何不實行十分抽一的稅率呢?”哀公說:“十分抽二,尚且不夠用,怎么能去實行十分抽一呢?”有若回答說:“如果百姓用度足,國君怎么會用度不足呢?如果百姓用度不足,國君用度怎么會足?”
 
【解讀】
 
關心民眾疾苦
 
在這里,有若闡述了“關心人民疾苦''的思想,提出身為統治者的利益與人民利益的一致性。認為只有滿足了人民群眾的利益,統治者的個人利益才可能得到滿足。這是孔子“仁政''思想的一個側面。這個道理放之四海而皆準,在現代仍舊有其指導意義。
 
現代社會沒有封建社會的君民關系,但有著與之相似的關系,比如商業組織和企業。一個企業之所以誕生,是因為人類想創造更多的物價值、創造更美好的生活。所以,從企業管理者的角度來說,他要通過贏利實現利益;從企業員工的角度來說,他要通過付出勞動、智慧換取報酬。一個無法贏利的企業,是沒有存在價值的:一個不能給員工物質回報的企業,是沒有人愿意為它付出勞動和智慧的,這樣的企業也沒有存在的必要。
 
在市場競爭日益激烈的今天,一個企業要想在競爭中脫穎而出,并立于不敗之地,必須要有資本、有技術,最重要的是有人。這里的人既包括專業人才,也包括一般員工。任何利潤都是人創造出來的,沒有人,利潤不會憑空產生。因而,辦企業的首先要有'以人為本''的理念,為員工提供可以實現其個人價值的平臺,滿足員工的物利益。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天下嚷攘皆為利往”。通過正當手段為自己謀求利益沒有什么可恥的。勞動是人類維持自我生存和自我發展的唯一手段,那么我們付出勞動首先就是要獲取物質利益,使自己生活下去。這樣就可以理解了,大多數企業員工最基本的理想是具有明顯的物質性的,否則他們為什么要工作呢?如果企業忽視了員工的物質利益,那么只可能有兩個結果,一是員工不冉為你做事情,二是員工不冉好好做事情。
 
現代社會,人才已經成為企業發展的制勝法寶。各個企業都為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各顯其能,但是最基本、最有效果的方法是關心員工的利益。積極滿足員工的物質需要,不僅能增加員工對企業的忠誠度,增強凝聚力,還可以激發員工的工作積極跬和責任心,為企業創造更多的利潤。給員工以低物盾利益,低福利待遇,以此來降低生產運營成本,增加企業的收人,那么這個企業將很難吸引人才加人,不僅如此,還有可能造成原有人才的流失。須知:一個不講求回報、忽視員工利益的企業,是注定無法生存的;一個不愿與員工分享生產果實的企業,是注定做不大、走不遠的。
 
作為企業的領導者要關注員工的利益,除了我們所說的工資這種直接的物質回報之外,還包括一些福利待遇,比如醫療保險、工傷保險等;以及精神上的滿足,比如休假、晉升的機會等。只有能為員工自我發展與自我實現創造條件的企業領導者,才是一個成功的領導者,才能帶領企業和員工,沿著成功的道路一直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