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原文】
 
21.21 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①,必也狂狷乎②!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注釋】
 
①中行:行為合乎中庸。與:相與,交往。

②狷(juàn).跬情耿介,不肯同流合污。
 
【翻譯】
 
孔子說:“找不到行為合乎中庸的人而和他們交往,一定只能和勇于向前及潔身自好的人交往!勇于向前的人努力進取,潔身自好的人不會去做壞事!激進的人勇于進取,耿介的人不做壞事。”

【解讀】

孔子認為,能夠“中行”的人是理想中的合乎中庸之道的人。然而現實中這種人太少了,如果有“狂”者和“狷”者,就算不錯了。狂者好高騖遠,就不會自甘墮落,而會去積極進取,如果踐道篤行也會有所成就;狷者清高自守,有所為有所不為,如果能做到恢弘通達亦會有所成就。“中行”之士不可求,只好退而求其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