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

【原文】
 
13.24 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
 
【翻譯】
 
子貢問道:“鄉里人都喜歡他,這個人怎么樣?”孔子說:“還不行。”“鄉里人都厭惡他,這個人怎么樣?”孔子說:“還不行。最好是鄉里的好人都喜歡他,鄉里的壞人都厭惡他。”
 
【解讀】
 
如何正確對待公論
 
日常生活中,我們不可避免地要與身邊的人們打交道,這一過程中,他人就會給我們一系列的評價,這就是公論。如何看待這些公論?在致力于追求君子之道的孔子看來,子貢提出的“鄉人皆好之,'和“鄉人皆惡之"的這兩種觀點都有失偏頗,所以孔子說“未可也”。孔子認為,真正的賢者應該是“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
 
作為一個社會人只要不是以討好他人為目的,那么別人對我們所說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件事必然會有不同的評價。結合特定的時間,特定的背景,有人會認為言之有理,行之有道;另一些人可能會認為話說得有問題,事做得更不對。孔子乃千古圣人,知道為人之難,做事不易,所以說“鄉人皆好之,'和“鄉人皆惡之”皆“未可也",一個人為人處世的最高境界應該是讓“善者''認同自己而與之交好,讓“不善者''遠離甚至憎惡自己。
 
“鄉人皆好"未必真好。有些人,表面上樂善好施,擅長收買人心,實際上卻滿肚子陰謀詭計。不明就里的人們,都會對他夸贊不已。想當年,王莽未篡位時,何止是鄉人皆善之,乃是舉國皆善之。結果如何?竟然做了亂賊子。“鄉人皆好'或許是一種典型的老好人,現實生活中到處都可以看見這種人,他們見到錯誤不批評,是非面前不說話,遇到問題繞道走,你好我好大家好,這實際上是怕得罪人。表面上看起來這種做法對身邊的人都有好處,骨子里其實只為自己著想。老好人們平時不干實事,沒事喜歡拉拉關系,四面討好的別人,一個單位也好,一個企業也罷,如果總是讓老好人凡事占得先機,其他實實在在干活的人就會吃虧,這樣就會挫傷多數人的積極性,貽害我們的事業。
 
“鄉人皆惡”,也未必是真惡。有道之士,往往特立獨行,言語行動皆有為人所不解者,更不用說見識普通的鄉人了。明朝晚期著名思想家李贄,就是不為人理解的典型。李贄晚年,棄官隱居湖北麻城龍潭湖上的芝佛院。在這里,李贄著書立說,揭批道學家們的偽善面目,還在講學時扌平擊時政,聽者甚眾。萬歷十六年(巧88年)夏,李贄剃頭落發,表示斷絕塵世。但是,在遁人空門之后,他既不受戒也不念經,成為一個異端。當地的保守官員和普通百姓對他的行為甚為不解,怕他帶壞了風氣,群起圍攻,甚至要把他驅逐出境。鄉人皆惡之,也可能因為被冤枉。明朝末年,一代名將袁崇煥含冤被殺,當時人們都以為他是賣國賊,搶著吃他的肉。但歷史證明,袁崇煥忠肝義膽,節烈千秋。
 
能做到“善者好之,不善者惡之”,在面對善者時,有善之一面:在面對惡者時,有惡之一面,方顯智者風范。在這一點上,魯迅堪稱典范,他一生不斷地為中華民族的生存和發展而掙扎奮斗,一方面他用筆主持社會正義,揭露當時統治的黑暗,反抗強權暴政;另一方面努力地保護愛國青年,培育新生力量。他以筆墨為號角,喚醒中華名族精神,鄉之善者好之;他無情地揭露統治者的專制和暴政,鄉之惡者惡之。魯迅這種心憂天下、愛國愛民的情懷,讓人們對他產生由衷的愛戴和敬重。
 
所以,我們也要學會正確地對待公論,包括身邊人的言論以及媒體輿論。對那些“鄉人皆好者”,我們要看清他的真面目,看他到底是“好好先生''還是有真才實學;對那些“鄉人皆惡''者,我們更要仔細分辨。對那些“善者好之,惡者惡之"的人,我們要著重關注和培養,他們才是社會或組織的希望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