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錯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無所茍而已矣。”

【原文】
 
13.3 子路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蓋闕如也①。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②,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無所茍而已矣③。”
 
【注釋】
 
①闕:通“缺"。缺而不言,存疑的意思。
 
②中(zhòng):得當。
 
③茍:隨便,馬虎。
 
【翻譯】
 
子路說:“衛國國君要您去治理國家,您打算先從哪些事情做起呢?”孔子說:“首先必須先正名分。”子路說:“有這樣做的嗎?您真是太迂腐了。這名怎么正呢?”孔子說:“仲由,真粗野啊。君子對于他所不知道的事情,總是采取存疑的態度。名分不正,說起話來就不順當合理,說話不順當合理,事情就辦不成。事情辦不成,禮樂也就不能興盛。禮樂不能興盛,刑罰的執行就不會得當。刑罰不得當,百姓就不知怎么辦好。所以,君子一定要定下一個名分,必須能夠說得明白,說出來一定能夠行得通。君子對于自己的言行,是從不馬虎對待的。”
 
【解讀】
 
名不正則言不順
 
孔子在這里提出了他著名的“名正言順"的思想。在孔子看來,'名"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以至于當他的得意弟子子路以一種非常懷疑和不屑的囗氣向老師詢問“有是哉''的時候,一向溫文爾雅的孔子也禁不住怒罵
 
道“野哉,由也”。那么,孔子如此重視的“名"到底是什么呢?他為何又要如此急著去“正名''呢?孔子眼里的“名''大約就是今天人們經常提及的指導思想,因而孔子所謂的“正名"就是確定一個正確的指導思想。
 
在孔子看來,作為執政者,如果不確定一個正確的指導思想,那么在辦事的過程中宣傳和動員就會做不好;宣傳動員搞不好,我們的工作便很難開展;工作無法開展,就不可能建立起一套完備的制度;而沒有完備的制度,就不可能做到賞罰分明,那么下屬做起事來就會手足無措、摸不著頭腦,這樣怎么能做好事情呢?所以孔子說最重要的事莫過于“正名",確定一個正確的指導思想,然后以其為開路先鋒,各項后續工作才能順利進行下去。
 
仔細想一想孔子的話,冉對比我們所了解的歷史,事實確實也是如此。清朝末年,國家內憂外患,有志之士紛紛成立各種團體,想救國于危難之中,但由于普遍缺乏正確的指導思想,大多數團體都不能有效地開展宣傳和動員工作,導致力量十分分散。孫中山考慮到這一點以后,結合當時清廷腐敗、外敵人侵、人們覺悟日益提高、對土地所有權要求強烈的實際情況,成立了興中會,成立之初即提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的指導思想。隨后,在日本青山開辦革命軍事學校時,又將這十六字囗號設為革命誓詞,在社會上大力宣傳,得到有識之士的廣泛擁護和支持。就這樣,興中會的力量不斷壯大,逐漸成為當時的第一大革命團體,并最終取得了辛亥革命的勝利,建立了中華民國,結束了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君主專制制度。正是由于孫中山領導的興中會確立了“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的革命指導思想,才使得中國成為亞洲的第一個民王共和國。
 
為何其他人都失敗了,只有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給了封建專制制度以致命的一擊呢?在我們看來,他無非是遵照孔老夫子“名正則言順"的原則,首先確立了一個正確的指導思想,使革命工作能夠順利開展,然后隨著革命形勢的發展,建立起一套完整的政治、經濟、文化制度,使得各項工作都有章可依、有法可循。一切都按章程來,他理所當然地得到人們的支持和擁護。
 
治理一家公司同樣也是如此,公司有關人員必須首先確定一個正確的指導思想作為公司上下的做事原則,才能順利地開展其他各項工作,否則一切都無從談起。曾經鬧得沸沸揚揚的雙匯“瘦肉精''事件就是一個典型的反面案例。作為一家大型企業,本應該把誠實守信、對消費者負責作為經營的指導思想,可是濟源雙匯食品有限公司卻使用飼喂“瘦肉精"的生豬制成肉制品,然后銷售給廣大消費者。濟源雙匯“十七道檢驗程序管不住一頭豬",是領導不知情,是員工不守法,還是程序有問題?顯然都不是,是他們的指導思想出了問題!當一個公司的指導思想由誠實守信變為唯利是圖,出問題是必然的,只不過是早晚的區別罷了。
 
作為領導者,不論做什么事情,必須事先確立一個正確的指導思想。指導思想是前提,也是核心。只有以正確的思想開路,在它的指引下開展工作,才有可能順利地做好每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