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遲出,子曰:“小人哉樊須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襁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原文】
 
13.4 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遲出。子曰:'小人哉,樊須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襁負其子而至矣①,焉用稼?"
 
【注釋】
 
①襁(qiǎng):背負小孩所用的布兜子。
 
【翻譯】
 
樊遲向孔子請教如何種莊傢,孔子說:“我不如老農民。”又請教如何種蔬菜,孔子說:“我不如老菜農。”樊遲出去了。孔子說:“真是個小人啊!樊遲這個人!居于上位的人愛好禮儀,老百姓就沒有敢不恭敬的;居于上位的人愛好道義,老百姓就沒有敢不服從的;居于上位的人愛好誠信,老百姓就沒有敢不誠實的。如果能夠做到這一點,那么,四方的老百姓就會背負幼子前來歸服,何要自己來種莊稼呢?”

【解讀】

春秋時代,禮崩樂壞,孔子把克己復禮當成畢生事業。在孔子看來,如果為政者把精力放在生活的具體事務上,就是舍本逐末了。儒家認為社會有分工,種莊稼蔬菜等耕作之事是小老百姓的分內之事,而居官為政者則需要學習如何修身立德,重視禮、義、信。只要做好這些,百姓就會主動來歸附。孔子的教育思想在于培養為政的人才,因此以“文、行、忠、信”四科為教育內容,而種田種菜等勞動生產之事不在其教育之中。

【名家品論語】

孔子堅持正名的必要性,不僅是期望建立名分與位階皆上軌道的社會秩序,且希望言行之間能相一致,如用更具哲學性的語言表達,也可說是期望名實之間能相符合。在儒家思想,甚或其他各家各派的思想里,此種觀點一直是不變的主旨。
 
——陳榮捷《孔子的人文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