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

【原文】
 
14.11 子曰:“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①,不可以為滕、薛大夫②。”
 
【注釋】
 
①孟公綽.魯國的大夫,為人清心寡欲。趙魏:晉國最有權勢的大夫趙氏、魏氏。老:大夫的家臣。優:優裕。
 
②滕、薛.當時的小國,在魯國附近。滕在今山東滕縣,薛在今山東滕縣西南。
 
【翻譯】
 
孔子說:“孟公綽擔任晉國的趙氏、氏的家臣是紳紳有余的,但是做不了滕國和薛國這樣小國的大夫。”
 
【解讀】
 
人盡其才
 
孔子強調為政者應當量才用人,使每個人都盡其所能,各得其所。這個觀點,就是“人盡其才,'的思想。本章中,孔子拿如何任用孟公綽來闡述自己的觀點。他認為,孟公綽是個清正廉潔、知足常樂的人,他的道德學問很好,適合做趙、魏這樣的大國的顧問。但是,如果他去做滕、薛兩個小國的大夫的話,去處理瑣碎的實際政務,就不合適了。
 
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也都有其最適合的位置,只有把這個人安排在最適合的位置上,才能夠做到人盡其才。所以,管理者一定要明白,所有的人都是人才,之所以沒有發出人才的光芒,是因為沒有把他們放對地萬,沒有做到人盡其才地使用他們。如果懂得如何有效利用不同人才的優勢,他們就會創造出非凡業績。
 
秦朝末年,劉邦和項羽爭奪天下,當時的智能之士陳平和韓信都曾投到項羽帳下。對韓信這樣的杰出軍事人才,項羽只給了他一個小小的郎中,屢次獻計,也沒有被項羽采納。陳平也是當時少見的奇才,同樣沒有受到相項羽的重用。因為不能識別人才,也不會用人,項羽徹底浪費了這兩大人才。最后,這兩個人投奔劉邦,幫助劉邦滅掉了項羽。
 
而劉邦則不然,他善于發現人才,更善于用人。在總結自己的成功經驗時,他曾這樣說過:“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我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饋養、不絕糧道,我不如蕭何,攻必克、戰必勝,我不如韓信。這三位,都是人中英杰,而我能夠任用他們,這就是我所以能得天下的原因。
 
人盡其才的用人觀,在現代社會意義仍然重大。所有企業的發展和強大,都離不開人才。任何一個管理者要想獲得事業的成功,都需要人才的支持。所以,領導者應當把識人用人當作最重要的工作來抓。在發現了人才之后,就要依據他們的能力,盡可能把每個人安排在最適合的崗位上。要做到智者用其謀,愚者用其力,勇者用其威,強者用其銳,庸者用其慎。總之,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用處,最終要實現人盡其才,才盡其用,
 
在實際操作中,領導用人往往有兩個誤區,第一是不夠信任,在用人的時候,將信將疑,不能放手,這樣就很難發揮人才的作用。其次是求全責備,對存在缺點的下屬心存偏見,我們必須明白,任何人才都是有缺點的,所以,領導者的任務應該是發揮已有人才的長處,而不是試圖去尋找十全十美的下屬,中國古代有一首歌謠,是這樣說的:“駿馬能歷險,梨田不如牛;堅車能載重,渡河不如舟;舍長以就短,智者難為謀;生才貴適用,慎無多苛求。”這首歌謠生動形象地說明了金無足赤,人無完人,用人最忌諱的就是求全責備。這同時也要求領導者不僅要有識才之能,還要有用才之策。
 
有一位成功的企業家曾經這樣說過:“自己的成功得益于識別人才的眼力。”確實,作為一個企業的管理者,必須能夠根據下屬的特點,把他們都安排到最能發揮其最大價值的位置上,實現人力資源的最佳配置。比如,雞蛋里挑骨頭的人做協調工作肯定不行,但如果負責質量檢查可能就是一把好手;鎦銖必較的人做公、跑業務可能做不好,如果去做會計管財務可能就非常優秀。如此,才能人盡其才,事業興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