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原文】
 
14.26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①。”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注釋】
 
①這兩句重出,見《泰伯第八》第十四章。
 
【翻譯】
 
孔子說:“不在個職位上,就不去謀劃那個職位上的政事。”曾子說:“君子所思慮的不越出他的職權范圍。”
 
【解讀】
 
君子思不出其位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的觀點,孔子在《泰伯》篇中已經提出過一次,不再多談。這里主要說一下“君子思不出其位",就其字面意思來解釋,就是對每個有職位的人來說,只考慮自己職權范圍內的事。孔子所要強調的是,做官要安分守己,做好本職工作,在什么職位就做什么職位的事,既不要越位,更不要越權。
 
中國政治的治理原則不同與西方,重視職權劃分,強調設官分職。在這種制度安嚇,只有每一個官員都做好本職工作,才能保證正常的行政運轉。所以,君主和政府都鼓勵官員盡職盡責,而對那些越位攬權的人和尸位素餐的人極為反感。
 
在政治運作中,違背“思不出其位"原則的,不管是玩忽職守,還越位攬權,都會帶來嚴重危害。國家設置每一個職位,都有明確的職責,越權越位必然會對政治決策和執行造成不良影響,嚴重的甚至會導致政治混亂。越位通常有三種,上級侵奪下級職權,平級侵奪同僚職權,下級侵奪上級職權。其中,尤以上級侵奪下級職權的事情最為常見。比如說,古代的皇帝非常喜歡干預臣下的政治活動,就算是最好的皇帝也難免這個弊端。西漢文帝時期,有一次皇帝出行,在經過中渭橋的時候,被一個莽撞的人驚動了車駕。皇帝的隨.從抓住那個人,把他交給司法部門治罪。廷尉張釋之判處那人罰金,漢文帝知道后很生氣,說:“此人竟敢驚擾我的車駕,幸虧我的馬溫順,假若是烈馬我就危險了,你怎么僅僅判他罰
 
金!”張釋之解釋說,我們的法律就是這么規定的,如果加罪重判,就是枉法,肯定會失信于民眾。文帝琢磨了半天,才同意張釋之的判罰。漢文帝是歷史杰出的皇帝,尚且忍不住干預臣子司法活動,其他皇帝可想而知。正是因為皇帝的不當干預,國家政治才日益混亂。
 
“思不出其位”,還要求官員“思其位",也就是要認真履行自己的職責,不可玩忽職守。否則,必然會造成嚴重社會后果。比如,防守邊關的將軍擔負著了解敵情、保衛邊疆的重任,如果邊將玩忽職守,很可能遭到敵軍的偷襲,使國家受到嚴重打擊。《三國演義》中有個故事,說袁紹要與曹操在官渡進行決戰,而糧倉則設在烏巢。為了保證供給,他派大將淳于瓊率兵保護烏巢。但淳于瓊是個貪杯誤事的家伙,他以為烏巢離前線甚遠而不加防備。玩忽職守的結果是,烏巢被曹操偷襲。當曹操奇兵騙過沿途盤查,到烏巢舉火燒糧之時,淳于瓊還因與眾將飲酒醉臥帳中。等他睜開蒙嚨的醉眼,烏巢糧倉已化為灰燼。他本人也做了曹軍俘虜,被曹操割去耳鼻手指。淳于瓊沒能盡忠職守,不僅自己受辱,而且使袁軍失去糧草遭到慘敗。袁紹在官渡之戰中失利,淳于瓊是有責任的。他的玩忽職守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歷史。文官玩忽職守,雖沒有武官造成危害那么直接,但后果同樣嚴重。
 
只有每個官員都認真履行職責,不缺位,也不越位,政治活動才能有條不紊地展開,社會才會繁榮起來,國家才能富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