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伯寮愬子路于季孫。子服景伯以告,曰:“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吾力猶能肆諸市朝。”子曰:“道之將行也與,命也;道之將廢也與,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原文】
 
14.36 公伯寮子路于季孫①。子服景伯以告②,曰:“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③,吾力猶能肆諸市朝④。”
 
子曰:“道之將行也與,命也:道之將廢也與,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注釋】
 
①公伯寮.魯人,字子周,也是孔子的學生。愬(sù):同“訴”,告發誹謗。季孫.魯國的大夫。

②子服景伯:魯國大夫,姓子服名伯,“景''是他的謚號。

③夫子:指季孫。

④肆:陳列尸首。
 
【翻譯】
 
公伯寮向季孫氏控訴子路。子服景伯把這件事告訴了孔子,說:“季孫氏已經被公伯寮迷惑了,我的力量還能讓公伯寮的尸首在街頭示眾。”
 
孔子說:“道將要實行,是天命決定的;道將要被廢棄,也是天命決定的。公伯寮能把天命怎么樣呢?”
 
【解讀】
 
暴力不能解決問題
 
孔子所在的時代,魯國政權掌握在季氏手中。公伯寮在魯國比較有地位的人,他可能是因為妒忌子路的才能,就跑到季孫面前說子路的壞話,挑撥是非。孔子的學生子服景伯當時在魯國當大夫,對公伯寮的無恥行為看不慣,就跑去告訴孔子:“公伯寮在季孫那里說子路壞話,這會給老師帶來麻煩的,現在我手中掌握的權力,可以將其置于死地,讓我去處理這件事吧。"他這是要殺掉公伯寮,以絕后患。但是孔子不同意這種做法,他說一我所推行的是大道,行不行得通,都是有定數的,是不會因為公伯寮這樣的小人搞鬼就能改變的。,'孔子的意思是,不要去實施暴力,暴力不能解決實問題。
 
據史書記載,孔子的學生中有好多都做了大官,像子服景伯這樣有權力的大有人在。說起來,這也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如果孔子有意利用這股力量,短時間內拉起一桿人馬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孔子始終不用,就算是他的政治理想匹處碰壁的艱難時期,他也沒有想過采取這種極端的手段。因為他認為,德行是解決問題的關鍵,暴力雖然可以暫時壓服一部分人,卻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尤其是他所推行的“大道”,更不能用暴力的手段進行,因而,他拒絕了子服景伯想利用權力迫使公伯寮就范的建議。
 
由此看來,孔子對暴力持摒棄的態度。暴力不同于武力,它是一種不苻合法律和道德規范的摧毀性強制性力量。這種力量是強有力而恐怖的,固然能夠成功于一時,但決難長久。綜觀中外歷史,靠暴力建立的政權都不能長久。中國歷史上的強大秦國,以及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后趙,都是靠暴力起家的,但都是曇花一現。世界歷史上,從強悍的斯巴達到盛極一時的帖木丿L帝國,冉到近現代史上的拿破侖帝國,乃至希特勒的第三帝國,無不是由暴力而興,最終也因迷信暴力而滅亡。
 
不論是國家之間還是人與人之間,產生了矛盾,發生了沖突,都是很正常的,關鍵要看采用什么手段來解決。我們知道,矛盾或沖突的產生必然是因為利益分配上的糾紛。因而,如果能采取和平的手段,雙萬通過協商,各自作出退讓,達成一個讓雙方都能滿意的協議,然后雙方的利益都能得到基本保障,這種解決問題的方法是高明的。如果采取暴力手段,就必須要爭出個勝負來。這可以分成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沖突雙方實力懸殊,強的一方仗著自己的實力強,暴力鎮壓弱的一方,毫無懸念地取得利益。另一種情況是,沖突雙方勢均力敵,互相采取暴力行為,以暴制暴,最后的結果是兩敗俱傷。這兩種情況不論是哪一種,都會產生不良的影響。如果是第一種,看似徹底解決,但實際并非如此。失敗的弱方不僅不會信服,還會處心積慮伺機報復。這樣一來,強的一方勝得并不踏實如果是第二種,且不說最后的利益落到了誰手中,單是你來我往的爭斗,不但會給對萬造成了損失,也給自己造成了重創。輸的一方不僅利益沒掙到手,在爭斗中還損失了一大部分:勝的一方也不輕松,它贏得的利益彌補爭斗中的損失后,也所剩無幾了。因而我們說,采取暴力行為解決利益沖突是不明智的做法,不僅無法獲利,反而有可能雙雙受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