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擊磬于衛,有荷蕢而過孔氏之門者,曰:“有心哉,擊磬乎!”既而曰:“鄙哉,硁硁乎!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深則厲,淺則揭。”子曰:“果哉!末之難矣。”

【原文】
 
14.39 子擊磬于衛,有荷蕢而過孔氏之門者①,曰:“有心哉,擊磬乎!"既而曰:“鄙哉,陘陘乎②!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③。深則厲,淺則揭④。''子曰:“果哉!末之難矣⑤。”
 
【注釋】
 
①蕢(kuì):土筐。
 
②陘(kēng)陘.抑而不揚的擊磬聲。
 
③斯己而已矣:就相信自己罷了。
 
④深則厲,淺則揭:穿著衣服涉水叫厲,提起衣襟涉水叫揭。這兩句是《詩經.衛風.匏有苦葉》中的詩句。這里用來比喻處世也要審時度勢,知道深淺。
 
⑤末:無。難.責問。
 
【翻譯】
 
孔子在衛國,一次正在擊磬,有一個挑著草筐的人經過孔子門前,說:“這個磬擊打得有深意啊!”過了一會兒他又說:“真可鄙呀,磬聲輕陘的,沒有人知道自己,就自己作罷好了。水深就索性穿著衣趟過去,水淺就撩起衣走過去。”孔子說:“說得真果斷啊!真這樣的話,就沒有什么可責問他的了。”

【解讀】

此章繼續說明了孔子知難而進,為了理想“知其不可而為之”的精神。隱者以水深水淺為喻,建議孔子應當知其不可為而不為。孔子不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為了理想,明知不可為也要去奮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