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問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

【原文】
 
14.42 子路問君子,子日:“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①。”日:“如斯而已乎?”日:“修己以安百姓②。修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③!”
 
【注釋】
 
①安人:使別人安樂。
 
②安百姓:使百姓安樂。
 
③病:這里有“難"的意思。諸:“之于''的合音。
 
【翻譯】
 
子路問怎樣做才是君子。孔子說:“修養自己以做到恭敬認真。”子路說:“像這樣就可以了嗎?”孔子說:“修養自己并且使別人安樂。”子路又問.',像這樣就可以了嗎?”孔子說:“修養自己并且使百姓安樂。修養自己,使百姓都安樂,堯、舜大概都擔心很難完全做到吧!”

【解讀】

此章孔子談的仍是君子要注重修身的道理。從自己做起,自己心誠,對人尊敬,這是立身處世和管理政事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