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躬自厚而薄責于人,則遠怨矣。”

【原文】
 
15.15 子曰:“躬自厚而薄責于人①,則遠怨矣。”
 
【注釋】
 
①躬自:親自。
 
【翻譯】
 
孔子說:“嚴厲地責備自己而寬容地對待別人,就可以遠離別人的怨恨了。”
 
【解讀】
 
嚴于律己,寬以待人
 
“躬自厚而薄責于人”,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嚴于律己,寬以待人"。人與人交往,難免會有意見不合的時候,于是糾紛和矛盾就產生了。孔子歷來主張主動承擔責任,不推卸責任,也就是說為人處世要多替別人考慮,站在別人的立場上看待問題,要給別人說話的機會,不能不聽別人的意見,固執己見。一旦發生了矛盾,不能一味地指責別人,甚至把過錯推到別人身上去,而要多“反躬自省”,作好自我批評,從自己身上找原因。這就我們現在經常提到的“嚴于律己,寬以待人,。
 
責己嚴待人寬,是維持良好的人際關系的重要方法。他的重要性顯而易見,但是大多數人都做不到,很多情況下,還反其道而行之,覺得自己做什么都是可以理解的,而別人的做法統統都是有毛病的。究其原因是人們的虛榮心在作祟,人人都愛面子,都想讓自己永遠都是正確的,但是人非圣賢,孰能無過,既然不能不犯錯,那就只好讓盡量少的人知道自己的行為失誤。因此,很多人犯了錯,不管別人原諒不原諒,自己先原諒自己,為自己找托詞,先把責任推干凈。另外,這類人還常常通過苛責別人抬高自己。把別人說得一無是處,即便自己也不高明,但也被那些被自己貶得“更不高明"的人襯托得高明起來了,這就滿足了他的虛榮心。
 
唐代宰相韓氵晃不僅精明強干,而且是個出色畫家,按說應該成為一代名相。但是,因為為人苛察,總在雞蛋里挑骨頭,在歷史上的名聲并不好。史書這樣評價他:“然苛克頗甚,覆治案牘,勾剝深文,人多咨怨。,'在他做宰相的時候,主管度支的元瑪不愿同他一起督運漕糧。韓氵晃很沒面子,便千萬百計找茬,一次次誣告元誘,最終把他貶為雷州司戶。朝廷上下,都為元瑪叫屈,鄙視韓氵晃。韓氵晃總是指責他人,下屬都怨聲載道,但對他又無可奈何,便編故事壞他名聲。有一本叫《前定錄》的書,寫了這么個故事,說韓氵晃做宰相時,讓一位官員來見自己。那個官員來遲了,韓氵晃便讓人鞭打他。那人說:“還有人管著我,所以遲到,請大人饒恕。”韓氵晃說:“你是宰相下屬,還有誰管你?"那位官員說:“是陰司的閻王"。韓氵晃問他在陰司主管何事,那人說:“主管三品官以上的飲食。"韓氵晃說一那好,你能說出我明天是吃什么,我就饒了你?”那個官員寫下來,第二天果然應驗,才放過人家。
 
孔子強調,“躬自厚而薄則于人'才能“遠怨"。試想,能對自己嚴格要求,而對別人則采取寬容的態度,自然不會招致怨恨。在現實生活中,就要求我們對自己多反思,對別人要寬容,并把這一點作為立身處世的重要法則加以實踐。但是,在生活中,人們往往對自己很寬宏大量,經常會為自己找幌子掩蓋過失,卻常常苛責別人,把失誤或者過錯一股腦丿乚地推給昘認,這樣做的壞處也是顯而易見的,不但會使自己失去認清自己不足和改正錯誤的機會,還會引起別人對你的反感,甚至會引發別人的怨恨。
 
梁啟超先生曾經說過:“君子接物,度量寬厚,尤大地之博,無所不載。責己甚嚴,責人甚輕。名高任重,氣度雍容,望之儼然,即之溫然。”意思是,君子應該有嚴于律己的勇氣和寬以待人的度量。身居高位之時,要有主重嚴肅的態度(望之儼然),但人們都愿意與他交往,絲毫不會有芥蒂(即之溫然)。我們應深思此言,做一個這樣的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