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立則見其參于前也;在輿則見其倚于衡也,夫然后行。”子張書諸紳。

【原文】
 
15.6 子張問行①,子曰:“言忠信,行篤敬②,雖蠻貊之邦③,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廾里④,行乎哉?立則見其參于前也⑤,在輿則見其倚于衡也⑥,夫然后行。''子張書諸紳⑦。
 
【注釋】
 
①行:通達的意思。

②篤:忠厚。

③蠻貊(mò).南蠻北狄,指當時我國南方和北方的少數民族。

④州里:五家為鄰,五鄰為里。五黨為州,二千五百家。州里指近處。

⑤參:排列,顯現。

⑥衡:車轅前面的橫木。

⑦紳:貴族系在腰間的大帶。
 
【翻譯】
 
子張問怎樣才能處處行得通。孔子說:“言語忠實誠信,行為篤厚恭敬,即庾到了蠻貊地區,也能行得通言語不忠實誠信,行為不篤厚恭敬,即使是在本鄉本土,能行得通嗎?站宣時,就好像看見'忠實、誠信、篤厚、恭敬,的字樣直宣在面前,在車上時,就好像看見這幾個字靠在車前橫木上,這樣才能處處行得通。”子張把這些話寫在衣服大帶上。
 
【解讀】
 
忠信篤敬行天下
 
孔子重視“修己治人”,對言和行也提出了許多要求,本章就是其中之。“言忠信,行篤敬”,即說話要忠實誠信,行為要篤厚恭敬。就君子而言與行是不可分割的,說“言忠信",行為也必定是忠信的:說“行篤敬",言語也必然是篤敬的,所謂的言行一致就是這個意思。而且“言忠信'并不是通過“言"來表現的,盡管它打著“言”的招牌。何為“忠信”?說到的能做到才叫忠信,可見忠信只靠說是做不到的,必須要靠行動來配合。
 
孔子強調了“言忠信、行篤敬"的重要性,目的是希望子張能把這六個字作為座右銘,銘記在腦子中,融化在血液里,落實到行動上。孔子說,如果能做到這六個字,走到哪里都不怕,去到陌生的地方,也不必擔心別人容不下你:如果做不到,那么就連親近的人也會和你有隔閡,更別說那些陌生人了,這樣的人簡直無處容身。若能做到“言忠信,行篤敬,說話做事都有底氣,也能讓人心服囗服,自然能夠贏得別人的尊重與厚待;如果言而無信,說話自然沒有人聽,做事也沒人響應,只能陷人眾叛親離的境地。
 
在忠信篤敬萬面,西晉名臣羊祜可為典范。羊祜出身貴族,祖上幾代都是清官。羊祜不僅喜歡讀書,也繼承了這種優良家風。司馬炎即位后,計劃消滅吳國,便任命羊祜為征南大將軍,鎮守襄阝日。襄陽是晉吳交界處的戰略要地,也是攻伐吳國的前沿陣地。羊祜到任后,立即加強對襄阝日地區的治理。在加緊操練的同時,積極督率士兵墾田,第一年就開墾了八百頃良田。先前,襄陽軍糧食只夠吃三個月,一年之后,軍糧食足夠吃十年。羊祜在生活十分樸實,在軍營里,他很少披著鎧甲,而是身穿便服,身邊隨從的侍衛也不多。與此同時,羊祜還加強對險要關隘防守。
 
羊祜不輕易動用武力,而是對吳軍采用懷柔政策,與他們和睦相處。羊祜每次與吳軍作戰時,只是先與吳國約定好交戰的具體時間,從來不搞什么偷襲,也不利用陰謀詭計。羊祜俘獲吳國的士兵時,從來不開殺戒,而是將俘虜如數奉還。對戰死的吳國官兵,羊祜也命人收殮送還,并對死者家屬好心安慰。晉軍巡邏時,如果踩踏了地里的谷子,就送去絹絲作為抵償。羊祜有時帶領手下將士打獵,從不越境。如果撿到被吳國人打傷的獵物,羊祜都統統送還給吳國。羊祜的善行使吳國人深受感動,他們每提到羊祜,總是親切地叫他“羊公"。在不知不覺中,羊祜把吳國的人心收買過來了。
 
當時與襄陽地區相鄰的吳國邊境,同樣是由一位滿腹韜略的杰出將領鎮守,這個人就是陸抗。羊祜也非常了解陸抗的為人和才干,并對他十分敬重。羊祜與陸抗在邊境對峙了許多年,但常常互相派使者來往。陸抗一次得到了好酒,他不忘給羊祜也送去一壺。羊祜得到后打開壭,開懷暢飲。陸抗生病了,羊祜仔細打聽病情,將現成的幾服好藥派人送去,陸抗得到藥立刻服下。許多人提醒他們要防備對方下毒,但他們都相信對方。
 
羊祜做好了一切伐吳準備,沒等到朝廷下決心出征,便身患重病去世了。臨終之前,他特地囑咐晉武帝抓緊時機出兵,并向晉武帝推薦杜預來頂替自己的職務。兩年后,西晉伐吳得勝。在慶功的那天,晉武帝想起了羊祜,舉起酒杯,流著眼淚說:“消滅東吳,統一天下,羊祜應當記頭等功呀!”
 
羊祜的所作所為,是忠信篤敬理念的充分體現,他不僅贏得了本國君的敬愛,甚至連敵國軍民都感動了,由此可見忠信篤敬的感召力。在現代社會,忠信篤敬同樣重要,我們也需要注意做到這兩點,應該像子張一樣牢記圣人的教導,把這幾個字作為我們的座右銘,時時刻刻用它來指導我們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