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曰:“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天下無道,則禮樂征伐自諸侯出。自諸侯出,蓋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執國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則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則庶人不議。”

【原文】
 
16.2 孔子曰:“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天下無道,則禮樂征伐自諸侯出。自諸侯出,蓋十世希不失矣①: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執國命②,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則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則庶人不議。”
 
【注釋】
 
①希:少。

②陪臣:大夫的家臣。
 
【翻譯】
 
孔子說:“天下政治清明,制禮作樂以及出兵征伐的命令都由天子下達;天下政治昏亂,制禮作樂以及出兵征伐的命令都由諸侯下達。政令由諸侯下達,大概延續到十代就很少有不喪失的;政令由大夫下達,延續五代后就很少有不喪失的;大夫的家臣把持國家政權,延續到三代就很少有不喪失的。天下政治清明,國家的政權就不會掌握在大夫手中,天下政治清明,普通百姓就不會議論朝政了。”

【解讀】

此章是孔子對春秋時期的政治形勢的分析。他十分贊賞“天下有道”的堯、舜、禹、湯以及西周時代,因為那時禮樂征伐出自天子。“天下無道”則在周平王東遷之后,此后王室衰微,諸侯爭霸稱雄,周天子已經無發號施令的力量了。魯國自季氏專權,有家臣專政,人心和社會秩序一路衰敗,社會危機四伏。“天下有道,則庶人不議”,這句話是給執政者們非常有益的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