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鐘鼓云乎哉?”

【原文】
 
17.11 子曰:“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鐘鼓云乎哉?”
 
【翻譯】
 
孔子說:“禮呀禮呀,僅僅說的是玉器和絲帛嗎?樂呀樂呀,僅僅說的是鐘鼓等樂器嗎?”

【解讀】

孔子針對春秋時期權貴奢侈成風,禮樂流于玉帛鐘鼓等形式而失去了原有的實質內容等現象,發出了深深地慨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