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于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人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焉豈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原文】
 
17.7 佛肸召①,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于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人也。'佛肸以中牟畔②,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③?不曰白乎,涅而不緇④。焉豈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注釋】
 
①佛肸(xī).晉國大夫趙簡子的家,中牟邑宰。
 
②中牟:春秋時晉邑。故址在今河北邢臺和邯鄲之間。
 
③磷(lìn):薄,損傷。
 
④涅(niè).黑土,黑色染料。這里作動詞,用黑色染料染物。緇(zī):黑色。
 
【翻譯】
 
佛肸召孔子,孔子打算前往。子路說:“以前我從老師這里聽過:‘親自行不善的人,君子是不會去的。”佛胖在中牟發動叛亂,您要去,這是怎么回事呢?”孔子說:“是的,我有講過這樣的話。但不是說過堅硬的東西,磨也磨不損嗎?不是說過潔白的東西,染也染不黑嗎?我難道是只苦葫蘆么,怎么能夠懸掛在那里卻不可食用呢?”

【解讀】

佛肸在中牟發動叛亂,想召孔子前往。孔子之所以應召想去,主要也是急于用世,急于行仁道于天下,并且堅信自己可以出淤泥而不染,不被臟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