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

【原文】
 
17.9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①!詩,可以興,可以觀②,可以群,可以怨③: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
 
【注釋】
 
①小子:指學生們。

②觀:觀察力。

③怨:諷刺。
 
【翻譯】
 
孔子說:“學生們為什么沒有人學詩呢?詩可以激發心志,可以提高觀察力,可以培養群體觀念,可以學得諷方法。近則可以用其中的道理來侍奉父母;遠可以用來侍奉君主,還可以多認識鳥獸草木的名稱。”
 
【解讀】
 
學《詩》的意義
 
詩經》是我國歷史上最早的詩歌總集,在我國文學史上占據著重要的學術地位。孔子重視《詩經》的教化作用。在《論語》中,孔子不僅多次引用《詩經》來說明自己的觀點,還多次強調《詩經》在為人處世上的重要作用,教誨弟子要學《詩》。在這里,孔子冉次向弟子提出學《詩》的重要意義。這段文字全面而精確地概括了《詩經》的社會價值。
 
詩可以興。興,就是通過一種形象的比喻,讓人們產生聯想,從而理解抽象的事物或道理,這是人們認識事物的一種重要萬法。這種萬法往往可以使復雜變得簡單,使抽象變得具體,更容易理解。《詩經》在進行創作時,都是有感而發的,因而每一個字中都飽含感情。讀《詩經》的人,自然也能感受到這種感情,并使自己的感情受到熏陶。因而《詩經》起到了影響人們心志的作用,對人生觀、價值觀的形成也有著重要的影響。古人重視《詩經》的興發作用,很多人都是受《詩經》的感召,確立了自己的人生志向
 
詩可以觀。觀是“觀風俗之得失"。“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詩經》是有感而發的產物,因而必然是對它所誕生的時代的真實反應。我們對前人的生活狀況一無所知,要想有所了解,就得獲得當時的文獻資料。而學習《詩經》,有助于我們了解那個時代,以及當時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掌握全面的社會歷史知識,了解各種各樣的風俗民情。這些知識的積累有助于我們以古證今,提高現實觀察力,提高洞察人情世態、分辨是非的能力。
 
詩可以群。群是使人們聚積起來,也就是說《詩經》具有團結民眾的作用。“人心齊,泰山移”,“眾人拾柴火焰高”,這些語句無不說明團結的力量是巨大的。任何組織,國家也好,企業也好,甚至一個家庭,都需要有一種向心力,而《詩經》就有形成并增強向心力的作用。《詩經》中有不少章,是號召人們團結一致抵御外敵的,即便在今天看來,仍然有一定的號召力。例如,《無衣》:“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地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這種團結一心、同仇敵愾的精神與氣勢,讀來讓人熱血沸騰。
 
詩可以怨。怨就是不滿。不滿要表達出來,不能悶在心里,表達的方式多種多樣,而詩歌就是其中一種健康而有效的表達萬式。有注家說怨是“刺上政''的意思,即是對社會政治以及上級統治者的不滿,比如《詩經》中的《碩鼠》、《伐檀》等目。但還應該看到,《詩經》中還有其他的不滿情緒,因而“怨''并不局限于“刺上政”。比如《采薇》表達的是人民遭受戰爭痛苦后的不滿,《氓》表達的是棄婦的不滿一一《詩經》的這個社會作用很值得我們借鑒,自身的不滿情緒,如果能運用詩歌發泄出來,不僅緩解了自己的積郁,還誕生了一具有真情實感的好作品。
 
“事父、事君'是從人之大倫上說的。一個人生活在這個社會上,需要扮演各種各樣的社會角色,每個人都要明白自己的社會責任,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這就是孔子曾經說過的''君君,亞,父父,子子,”各在其位,各行其是,才能確保整個社會安定有序,而學習《詩經》有助于培養人們的這種精神,在家則孝,在外則忠,忠孝是一個人的立身之本,是其他一切品德的基礎,而學習《詩經》就是培養人們這種品德的最佳方法。
 
“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是從知識的獲取上說的。古代獲取知識的渠道并不像現代這么多,信息也沒有現在這么集中,獲取起來也沒有這么方便。而《詩經》中恰恰收集了各種各樣的知識,雅學、地學、博物學、本草學無所不包,為人們獲取知識提供了方便。所以孔子特別提倡學《詩》,以詩教,就是為了讓弟子們獲取這些知識。
 
學《詩》至少有上面所列舉的六種好處,因而孔子特別強調要好好學習,對自己的兒子孔鯉也做了類似的強調。他還曾說過:“不學詩,無以',可見學詩的重要跬與必要性。我們雖然生活在現代社會,有了更為豐富的信息獲取途徑,但對《詩經》的學習依然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