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師摯適齊,亞飯干適楚,三飯繚適蔡,四飯缺適秦,鼓方叔入于河,播鼗武入于漢,少師陽、擊磬襄入于海。

【原文】
 
18.9 太師摯適齊①,亞飯干適楚②,三飯繚適蔡③,四飯缺適秦④,鼓方叔人于河⑤,播鼗武人于漢⑥,少師阝日、擊磬襄人于海⑦。
 
【注釋】
 
①師摯:太師是魯國樂官之長,摯是人名。適:往'到。
 
②亞飯干.第二次吃飯時奏樂的樂師,名干。古代天子、諸侯吃飯時都要奏樂,所以樂師有亞飯、三飯、匹飯之稱。
 
③繚:人名。
 
④缺:人名。
 
⑤鼓方叔:擊鼓的樂師,名方叔。
 
⑥播鼗(táo)武.播'搖。'小鼓。武,搖小鼓者的名字。⑦少師陽.副樂官,名陽。擊磬襄:敲磐的樂師,名襄。
 
【翻譯】
 
太師摯到齊國去了,亞飯樂師干到楚國去了,三飯樂師繚到蔡國去了,四飯樂師缺到秦國去了,打鼓樂師方叔進人黃河地區了,搖鼓的樂師武進人漢水一帶了,少師陽、敲磬的樂師襄到海濱去了。
 
【解讀】
 
末世衰敗景象
 
這一章所記載的就是“魯哀公時,禮壞樂崩,樂人皆去”的現象。從孔子的描述中,我們看到了一個國家行將滅亡的末世景象。對任何一個國家或組織來說,長期繁榮有幾個重要條件,從內部來說,首先必須有一種文化精神,其次必須有一套與文化精神相適應的制度,冉次,有秉承這種文化精神、認真貫徹執行的杰出人才。這是一個國家或組織的靈魂所在。當這個國家即將崩潰,或者組織即將瓦解的時候,就會出現文化精神喪失制度破壞和人才流失的末世景象。
 
觀察孔子時代的魯國,就是這種末世景象。孔子這里只講了樂人的離散,其用意絕不僅是感嘆人才的流失。魯國是周公的封國,是禮樂制度的最忠實執行者。到孔子時代,由于王室衰落,魯國成為禮樂制度的最后保存者。不論是西周還是魯國,其發展壯大,乃至強盛,都與禮樂制度密不可分。這些樂人四散,意味著魯國喪失傳統禮樂精神,也意味著人才的流失。文化精神喪失,必然導致制度崩潰,與之相伴,魯國出現了三桓專權,'叭佾舞于庭"的混亂和僭越局面。
 
也許魯國的事例太過久遠,文化隔膜使我們不易理解,我們可以看一個較為熟悉的故事。隋末農民起義中,瓦崗軍是勢力最強大的一支。瓦崗最初的首領是翟讓,還有勇將單雄信和徐世等人。開始時,瓦崗軍只是在滎阝日郡和梁郡劫奪公私貨物,殺富濟貧。天下局勢越來越亂,隋朝大貴族李密因參加楊玄感反隋活動失敗,被迫投奔瓦崗寨。李密很有戰略眼光,提議占領洛囗倉,威脅東都,取得很大戰果。大業十三年(公元617年),李密大破隋煬帝派來解圍的援軍,取得黑石大捷,瓦崗勢力大振。之后,因為種種矛盾,李密殺害了瓦崗創始人翟讓,導致將士離心。之后,瓦崗義軍擊敗名將王世充,擁兵30萬,瓦崗軍勢力達到鼎盛。
 
不久,宇文化及在江都殺了隋煬帝,率領10萬大軍回歸長安。在洛陽稱帝的隋主楊侗決定招安李密,授予他太尉高官,并讓他率瓦崗軍征討宇文化及。李密投降楊侗后,帶領瓦崗王力與宇文化及在衛州童山展開大戰,兩敗俱傷,實力大損。李密準備人朝領賞,沒想到被在洛陽政變后掌權的王世充邀擊,數十位瓦崗大將和10余萬軍隊投降王世充。李密逃到河陽,企圖重整旗鼓卷土重來,但將士們皆無心作戰。當時,勇將單雄信程咬金和秦叔寶投降王世充,其他人有的投靠李淵,有的投奔竇建德。李密無計可施,遂向李淵投降。強盛一時的瓦崗軍,就這樣土崩瓦解,煙消云散。
 
我們看,自從李密達于鼎盛,便有末世景象。從文化精神上說,瓦崗寨有兩點,一是反抗隋朝暴政,二是靠義團結人心。李密殺害翟讓,把義的精神以及瓦崗寨兄弟生死與共、不離不棄的制度給破壞了。翟讓死后,他的舊部雖然沒有受到清洗,但無不心存戒懼,這為后來李密的眾叛親離埋下伏筆。之后,李密受到隋朝收買,受招安投降,背叛了瓦崗的反隋精神。單雄信、秦叔寶等核心將領的出走,與魯國樂人的離散已經很相像了。
 
文化精神的喪失,制度的破壞和核心人員的離散,是組織和國家崩潰的前兆。當這些事件接連出現時,國家或組織就已經接近崩潰和滅亡了。對末世景象,每一個國家的執政者或組織的管理者都應該深思與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