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夏曰:“君子信而后勞其民,未信,則以為厲己也;信而后諫,未信,則以為謗己也。”

【原文】
 
19.10 子夏曰:“君子信而后勞其民,未信,則以為厲己也;信而后諫,未信,則以為謗己也。”
 
【翻譯】
 
子夏說:“君子在得到民眾的信任之后才去役勞他們,沒有得到信任就去役勞,民眾就會認為是在虐害他們。君子得到君主的信任之后才去進諫,沒有得到信任就去進諫,君主就會以為是在誹謗自己。”

【解讀】

取信于民是孔子對為政者的基本要求,也是基本的治國之道。子夏認為,君子使民、事君,都要以信為先。不能取得他們的信任,民眾就會有抵觸心理,以為在虐待他們;君主會把忠言進諫當成是對自己的毀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