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游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灑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子夏聞之,曰:“噫,言游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后倦焉?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君子之道焉可誣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

【原文】
 
19.12 子游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灑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①。本之則無,如之何?"
 
子夏聞之,曰:“噫!言游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后倦焉②?譬諸草木③,區以別矣。

君子之道,焉可誣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
 
【注釋】
 
①抑:連詞,表示轉折。這里是“可是''的意思。

②倦:“誨人不倦''的倦。這里指教誨。

③譬諸草木:譬之于草木。草木有大小,比喻學問有深淺,應當分門別類,循序漸進。
 
【翻譯】
 
子游說:“子夏的學生們,做灑水掃地、接待客人、趨進走退一類的事,是可以的,不過這些只是細枝末節的事。根本的學問卻沒有學到,這怎么行呢?”
 
子夏聽到這話,說:'咳!言游說錯了!君子的學問,哪些先傳授、哪些后傳授,就好比草木一樣,是區分為各種類別的。君子的學問,怎么能歪曲呢?有始有終地循序漸進,大概只有圣人吧!”

【解讀】

此章記敘了子游和子夏就教學方法問題展開的熱烈討論。子游評價子夏的門人做些灑水掃地、應對賓客、進退禮儀之事還可以,卻不知道根本之道。子夏則認為教學應當循序漸進,先小節、后大事,就像培植草木一般,應該區別其種類,而采用不同的培植方法。

【名家品論語】

孔子的門墻之內廣闊得無所不包,各式各樣的學生都有,據說,每個弟子在學問上之所得,都只是孔子的一部分。后來,曾子、子思、孟子這個傳統,發展成為儒家道統理想哲學的一面。而子夏、荀子的儒學則順著史學及學術的路線發展下去。正像基督教中圣約翰發展了耶穌教義的理想一面,當然其中也加上了圣約翰自己本人的一部分思想。所以,我們在《中庸》一書中可以看出曾子把《中庸》里的哲學、人道精神與中和諸重要性,予以發展引申了。
 
——林語堂《孔子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