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夏曰:“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

【原文】
 
19.13 子夏曰:“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
 
【翻譯】
 
子夏說:”做官仍有余力就去學習,學習如果仍有余力就去做官。”
 
【解讀】
 
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
 
《論語》中有許多傳頌至今的名言名句,這里提到的“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就是其中廣為流傳的一句。這句話雖出自子夏之囗,但不難看出這是他對孔子思想的轉述,孔子針對'子路使子羔為費宰"一事,也曾對學與仕的關系作過論述。指出學習與做官是互為前提和目的,而且由學人仕,或由仕人學,是一脈相承的,而不應將二者之間的關系割裂開來。這兩句話,尤其是后句“學而優則仕,,,雖為后人津津樂道,但人們對這兩句話的誤解也是相當深的,以至于被誤解的意思占了上風,這句話的本意反而被湮沒了。
 
誤解之一是對這句話的理解。大部分人把這句話中的“優"理解為優秀,這句話就變成了做官做得好就去做學問,學習學得好就可以去做官。現在看來,這樣的理解也并不是完全沒有依據的。我們知道,儒家與道家不同,其主張的是人仕,就是要通過做官來實現自己經世濟民的偉大理想。任何時代,百姓總是人微言輕,縱使有天大地大的才能,如果手中沒有相應的權力,是什么都做不成的。而要想人仕,不好好學習是不行的,因而就有了學而優則仕之說。確實,古人十年寒窗,為的就是一朝金榜題名。不管是想經世濟民,還是覬覦“黃金屋、千鐘粟、顏如玉",人仕都是條捷徑,走別的路很難這么快就達到這么好的效果。如愿以償當了官,這時就要讀書明理,用圣人之道去佐君治民,建功立業,這就是仕而優則學。誤解之二是這兩句話的意思是連貫的,是并列關系,沒有主次之分,但是很多人往往忽略前半句,只看后半句,一個完整的意思就只剩下一半學而優則仕。這樣,這句經典被片面地誤讀了,變成了“學習好了就可以做官”,至于做了官之后的事,就沒下文了。這種誤讀導致產生一大批“應試官”,為人仕皓首窮經,做了官無所作為。
 
子夏這句話中的“優”,實際上時優裕之意,就是有余力。這句話的正確理解是,做官如果有余力的話應該去讀點書:讀書如果有余力的話就應該出仕。這樣的理解不僅語義連貫,而且意思完整。人的精力總是有限的,想要面面俱到往往顧此失彼,倒不如集中精力解決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否則只能導致什么事都做不好。為官一方,王要任務當然不應該是學習,而應該是處理政務。但是不學習也是不行的,學習幫助我們開拓視野,為我們提供解決問題的思路。當官要頒布政令,要安排工作,無一不需要以知識做基礎。如果不學習,則有可能犯原則性錯誤。歷史上,霍光是功業赫赫的名,但是因讀書不深人,最終犯下了包庇家屬的大錯,霍氏滅門,固然有種種因素,但與霍光對圣人之道的理解不深是分不開的。
 
宋代名相王安石不論官做到多大,都沒有放下過學習,他在任上除去辦公,其他時間都用來學習,有時甚至通宵達旦地讀書,實在疲倦不堪的時候,才睡上一兩個小時,之后又匆匆起床開始辦公。正是這種不斷學習、不斷進步的精神,使他成了一代名相和令人贊嘆的大學問家。真的能沉下心來學習,總有一天會有所得,對所學的知識融會貫通,自然就游刃有余。這時就可以想想怎么讓自己的知識發揮作用了,只學不用,學到的知識都是死知識。只有把學到的知識用于實踐,才能發揮其應有的作用。子夏所說的學而優則仕,指的就是要先學習后實踐的意思。只學習不實踐,學得冉好也白搭。
 
我們要正確理解子夏這句話,雖然不苛求兩者兼顧,但只要在做好本職工作之后還有余力,就應該把另一件事提到日程上來,而不能拋在腦后,置若罔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