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子曰:“吾聞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親喪乎!”

【原文】
 
19.17 曾子曰:“吾聞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①。必也親喪乎!"
 
【注釋】
 
①致:到了極點。這里指人的真情全部表露出來。
 
【翻譯】
 
曾子說:“我聽老師說過,人不會自動地充分表露感情,如果有,一定是在父母死亡的時候吧!”
 
【解讀】
 
情感表達的環境因素
 
中庸》中有這樣一句話:“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喜、怒、哀樂等情緒是人們在受到外界刺激時的正常反應,這些情緒人人都有。在未受到外界刺激時,人的內心是平靜的、自然的,這是一種平衡狀態。但是,人畢竟是各種情緒的集合體,在處理各種事情時,必然會受到外界的各種觸動,這些觸動會在心理上產生反應,從而形成各種各樣的情緒變化,并通過表情、行為等反映出來。由此可見,內心受到激蕩產生各種情緒,并將這種情緒抒發出來是很正常的一種行為,但是《論語》此篇卻指出“人未有自致者”,這句話的意思是,人們并不能自由抒發自己的情感。這是為什么呢?
 
感性和理性結合成了完整的人性,二者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通常情況下,人的各種情緒總是受到理性的約束。觀察我們周圍,完全情緒化的人很少,并沒有誰一會兒哭一會兒笑。這并不是說大家的情緒沒有波動,而是在很多情況下,情緒的表達受到了理跬的抑制,理智占了上風。因而,人們通常的表現都是偏理性的而不是偏感性的,但是,理性并不是任何時候都能占上風,情感的表達在受到理智約束的同時,還受到環境因素的影響,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情緒化的一面就顯現出來了。環境因素對人們情感的影響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是抑制作用,另一方面則是推進作用。
 
一般情況下,環境因素對個人情緒抒發的抑制作用體現在下列幾個方面:首先,社會是復雜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也是復雜的,在這種種復雜之間,我們的顧慮也變得多起來。更多的時候,我們考慮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人,只有這樣才能實現人際關系的和諧。其次,人的情緒有這很強的感染力,因而最好不要把個人的情緒帶到公共場合去。每個人都不可避免地會有情緒低落的時候,這些不良情緒一旦被帶到公眾場合,就會迅速地影響著其他人。所謂“一人向隅,舉座不歡"。與其把個人情緒釋放出來,還不如私下默默調整。冉次,對情緒的抑制有時還出自我們對自身的保護。別人莫名其妙地受钅懷良情緒的影響,自然會產生不滿。普通人尚無大礙,抱怨幾句,脾氣暴點兒可能就會揮拳相向。如果放在古代,對皇帝表達不滿,恐怕不等你發泄完,腦袋就搬家了。出于對自身的保護,人們不冉隨便抒發自己的情感。到了現代社會,雖然不至于因為抒發情緒掉腦袋,但是因為情感的表達沒掌握好,被排擠、被誤會,甚至為自己招致災禍的情況也不少見。
 
出于上述原因,我們當然應該以理性控制情感,但是在某些情況下,情感也會超越理智,讓我們得以真情流露。俗語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發乎情,止乎禮”,有感情激蕩,就要抒發,儒家并不反對情緒疏導,至于上面所說的控制情緒,也并不等于壓抑情緒。有人不論什么情況,都強迫自己平亡、靜氣,這樣做對身心的傷害非常大。
 
有情緒不能不抒發,也不能隨便抒發,該怎么辦呢?這里要再次提到《中庸》中的一句話“發而皆中節”,合理地控制與抒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