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張曰:“執德不弘,信道不篤,焉能為有?焉能為亡?”

【原文】
 
19.2 子張曰:“執德不弘,信道不篤,焉能為有?焉能為亡?”
 
【翻譯】
 
子張說:“執行德卻不能弘揚它,信奉道卻不篤定,這樣的人可有可無。”
 
【解讀】
 
執德宜弘,信道宜篤
 
這段文字記錄的還是子張之言,核心是加強道德修養。在這里,德指的是個人應具備的德行,道指的是做人應堅持的道義。子張通過對道德修養中的兩種不當行為,即對“執德不弘,信道不篤"的批判,提出了道德修養應該達到的標準是“弘、篤”。
 
“執德不弘,'是從德行上說的。執是抓住,執德就是進行道德修養的意思,但是執德這一表達要比修德形象得多。我們前面曾經提到過,道德修養其實就是控制人跬中的弱點。這些弱點,比如貪婪、懶惰、懦弱、自私等,存在于每個人的人性之中,不經意間就會流露出來。因此,要成為一個道德修養好的人,就必須對人性中的這些弱點進行控制,讓仁善的一面得以表現。因此,修德要緊抓不放,因為一旦放松,就會棄善為惡。所以,道德修養不僅要堅持,還要牢牢堅持。但是,僅僅堅守德行是不夠的,還要做到將德行發揚光大。執德宜弘,有兩層含義,第一是在自己內心里擴大。比如,通過修養,克制住了自己的貪心,繼而可以把這個好的做法擴大,去克制傲慢心、冷漠心等。只有讓美德的種子在心中發芽成長,只有讓美德的力量在心中增強,我們才能戰勝自我,成為高尚的君子。第二層意思是推己及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如果能做到這點,無疑在德行上已經達到了“弘”。如果人人都能做到這些,那整個社會風氣將會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子張不王張獨善其身,也不主張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堅守德。他認為不僅要做好自己,還要用自身的好品德去影響其他人,這才是真正的有德之士應該做的事。
 
“信道不篤''是從道義上說的。儒家的道蛹常是指正確的指導思想,以這種思想指導自己的行為就叫合道義。做事符合道義并不難,難就難在事事都符合道義。要想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把這種“道'胙為一種信仰,像教徒一樣虔誠,將這種道毫不懷疑地奉為真理,用它來指導自己的一切活動。如果沒有堅定的信念,是不可能長久地堅守自己的道的。比如蘇武,如果沒有對大漢王朝的無限忠誠和牢不可破的堅定信念,怎么能在饑餓嚴寒的環境中熬得過漫長的十九年歲月。再如堅守節操的文天祥,如果維護尊嚴的信念稍有松動,就會在威逼利誘面前繳械。誓死不屈其志,正是篤信大道的表現。這就是信仰的偉大作用。
 
但是,現實生活中信道不篤現象的存在卻具有一種普遍性。有時候,我們明明知道這樣做是對的,是正道,但到真正處理事情的時候,卻往往把正道拋在腦后,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另外,有時候道的踐行困難重重,在成功之前遭遇的挫折和打擊非常多。這種情況下,有些人對道的堅持就會變得不堅定,會懷疑、會動搖,甚至會放棄道而改弦易轍。這種人很常見,堅持道但不虔誠,受不了失敗,就像《西游記》里的豬八戒一樣,對取得真經的信念不堅定,一遇到挫折就想分行李打道回府。道是一個指導思想,我們只能說堅持以道為指導思想,前途是光明的,終究能達到光明的彼岸,但是通往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我們不能因為一時的挫折而放棄光明的前景,這就需要有堅定的信念,就是我們所說的信道宜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