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孫武叔語大夫于朝曰:“子貢賢于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貢,子貢曰:“譬之宮墻,賜之墻也及肩,窺見室家之好;夫子之墻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原文】
 
19.23 叔孫武叔語大夫于朝曰①:“子貢賢于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貢②。子貢曰:“譬之宮墻,賜之墻也及肩,窺見室家之好。夫子之墻數仞,不得其門而人,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③。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注釋】
 
①叔孫武叔:魯國大夫,名州仇,“武"是他的謚號。
 
②子服景伯.名何,魯國的大夫。
 
③官:通“館",這里指房舍。
 
【翻譯】
 
叔孫武叔在朝廷上對大夫們說:“子貢比仲尼更強些。”子服景伯把這話告訴了子貢。子貢說:“就用圍墻作比喻吧,我家圍墻只有齊肩高,從外可以看到里面房屋的美好。我老師的圍墻有幾倒高,找不到大門走進去,就看不見里面宗廟的雄美、房屋的富麗。能夠找到大門的人或許太少了。所以叔孫武叔先生那樣說,不也是很自然的嗎?”

【解讀】

此章表明孔子的思想平凡而偉大,看似都是平常的話,但是內涵極其豐富,閃耀著真理的光輝。弟子們入其門,無不服膺,都努力將其發揚光大。而那些不得其門而入的人,大概就會像叔孫武叔那樣口出不察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