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原文】
 
2.4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學①,三十而立②,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③,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注釋】
 
①有(yòu):同“又”。古文中表數字時常用“有”代替“又”,表示相加的關系。
 
②立:站立,成立。這里指立身處世。
 
③耳順.對于外界一切相反相異、五花八門的言論,能分辨真偽是非,并聽之泰然。
 
【翻譯】
 
孔子說:“我十五歲立志學習,三十歲在人生道路上站穩腳跟,四十歲心中不再迷惘,五十歲知道上天給我安排的命運,六十歲聽到別人說話就能分辨是非真假,七十歲能隨心所欲地說話做事,又不會超越規矩。”
 
【解讀】
 
在追求中完善自己
 
在本章中,孔子闡述了道德修養的過程在于不斷地進取和完善。他在敘述自己一生的經歷時,體會到了道德修養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也不能一下子就完成,需要長時間的學習和鍛煉,有個循序漸進的過程。而且,道德的最高境界是思想和言行上的融合,發自內心的自愿去遵守道德規范,而不是違背心意地勉強去做。另外,孔子這些做人做事的經驗,也是想讓后人拿來借鑒,給他們指明正確的修道之路。
 
“吾十有五志于學”,是說孔子十五歲的時候就立志做學問了。當時,男子十五歲就屬于成人了,也是人們開始懂事的開端。而且,從十五歲到三十歲之間,是人們獲取知識的黃金時段,此時立志向學,也是做好的選擇。
 
三十而立”,經過十五年學習和磨礪,到了三十歲才算有點兒成就。在孔子眼中,自己二十歲的時候還屬于“不知禮,無以立也”的階段。直至三十歲時,才學成知禮,得以立身。這也就是說,通過十五年的學習,他才算確定了自己的人生觀點,明白了做人處世的道理,以及安身立命的行為準則。不過,這時雖然得以立身,但是還存有懷疑,思想上容易出現搖擺。在現代,此句大多被理解為開始創立自己的事業,這與孔子的意思完全是兩回事情,大家應當有所區分。
 
“四十而不惑”,這句話是緊承上句而言的,也就是說又過了十年,到了四十歲的時候,才確定了自己堅持的觀點和準則,按照既定的人生理想努力前行。無論是做人還是做事,都有著明確的行為準則,以及判斷是非的標準和處世原理,不會再出現猶疑不定的現象了。不過,做到這一步只是對人生的一般性理解,若想做到更好,還需要繼續努力才行。
 
“五十而知天命”,到了五十歲時,方知天命,此時他才真正了解自己到底能做些什么。在他看來,天命不僅是一種未知的存在,還有著一定的合理性,自己既然沒有能力改變這種天命,就應做好今生該做之事。“五十而知天命”屬于人生思想上的理解了,要比“不惑之年”的理解深入許多。
 
“六十而耳順”,到了六十歲時,才能辨明善惡是非。另外,大家應當注意,此處的耳順并不是生理上的問題。孔子的意思是說,自己從十五歲開始學習做人處世,好話壞話都聽了不少,到了六十歲的時候,才不會因為這些話而喜怒無常,真正做到明辨是非和內心的平靜。到了這個境界以后,遇事才會有著鎮定自如的表現。
 
“七十而從心而欲,不逾矩”,又經過了十年的洗禮,孔子才算如愿到達了“從心而欲”的境界。然而,“從心而欲”并不代表著自己可以隨便胡來,也是有限制的,即“不逾矩”,這個規矩就是“禮”。在孔子看來,人的行為應當受到“禮”的約束,即便是自由也不能超越禮制,進而衍變成無止境的欲望。只要自己的言行合乎禮制,看透人生世相,做到無欲無求,這種境界才是道德修養的最高境界。
 
儒家士子追求的最高境界就是讓人民“安居樂業”,世界上幾乎所有優秀的政治家都為這四個字而努力過。孔子這些話,是為了告誡后學,道德修養的過程是很漫長和艱難的,只有在工作中多多體會,才能真正理解為人之道和為政之道,修成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