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

【原文】
 
2.8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①。有事,弟子服其勞②;有酒食③,先生饌④;曾是以為孝乎⑤?”
 
【注釋】
 
①色難.有兩種解釋,一說孝子侍奉父母,以做到和顏悅色為難;一說難在承望、理解父母的臉色。今從前解。
 
②弟子:年輕的子弟。
 
③食:食物。
 
④先生:與“弟子”相對,指長輩。饌:吃喝。
 
⑤曾:副詞,竟然的意思。
 
【翻譯】
 
子夏問什么是孝道,孔子說:“侍奉父母經常保持和顏悅色最難。遇到事情,由年輕人去做;有好吃好喝的,讓老年人享受,難道這樣就是孝嗎?”
 
【解讀】
 
孝敬父母要和顏悅色
 
上一章中,孔子強調真正的孝應是對父母發自內心的敬愛:而這一章,他則強調行孝應當在表情上做到和顏悅色。從整體上看,這一章是對前一章的擴充,對孝道的闡述也因此完整清晰起來。
 
這里最重要的一個詞是“色難”,其意思是指在侍奉父母的時候,想要長期保持著和顏悅色的狀態很難。大家都知道,凡事都可以勉強,唯有面色不大容易偽裝,因為人的神情是由心理決定的。只有對自己父母有著深切篤定的孝心,才會由衷地表現出愉說和婉的神色。所以說,若能在父母面前一直保持著和悅的神色,就能算作真孝順了。
 
我們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再加上日常事務煩擾,有時心情會很壞。這個時候,見到父母,態度不一定會好,臉色也不一定好看。當然,這并不是內心不孝。但話又說回來,即便你孝心再大,父母整天看著你煩躁不安的神情,看著你喜怒無常的臉色,恐怕也難以感受到你的孝心,心中自然也高興不起來。這樣,你的一片孝心就會打折扣,收不到應有的效果。所以,孔子認為,若是真心孝順父母,不僅應對父母心存敬愛,態度恭敬和臉色的和悅也是十分重要的。這一點,對于跬格急躁、反復多變的人尤為重要。當父母看到你的不安和煩躁,可能會認為你對他們不耐煩,心中怎么會高興起來。如果他們對你有著深刻的了解,不認為你不孝,則會認為你遇到了大麻煩,自然會對你憂心不已,也不會快樂。因此,孔子的這個觀點還提醒我們,在自己情緒不好的時候,最好不要去見父母,如果不可避免,應盡量調整好自己的情緒,以輕松和悅神情出現在父母面前,這樣才能讓他們安心愉悅。
 
另外,孔子還特別強調,若父兄有事,做子弟的幫忙代勞,為人子弟者有好的酒菜,請父兄先來享用,這些都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并不能作為判斷孝順與否的標準。在前文中,子游向孔子請教何為孝道,夫子告訴孝在于內心的敬愛,而到了子夏請教孝道時,夫子則告訴他孝的關鍵在外形上和悅。子游與子夏都是孔子的得意弟子,在侍奉父母這方面應該沒有什么大的問題。孔子此言也是怕他們對父母的敬愛之心不夠懇切,才會有此種說法警示他們,讓他們明白侍奉父母除了敬養于內,還應表現于外,不讓父母親有疑,才是真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