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吾與回言終日,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

【原文】
 
2.9 子曰:“吾與回言終日①,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②,亦足以發,回也不愚。”
 
【注釋】
 
①回:姓顏,名回,字子淵,孔子最得意的門生。

②退:從老師那里退下。省(Xǐng):觀察。私:私語,指顏回與別人私下討論。
 
【翻譯】
 
孔子說:“我整天對顏回講學,他從不提出什么反對意見,像個蠢人。等他退下,我觀察他私下里同別人討論時,卻能發揮我所講的,可見顏回他并不愚笨呀!”

【解讀】

這一章講孔子的教育思想和方法。他提倡啟發式的教學,提倡學生也要有主動發明和創造精神,不滿意那種“終日不違”、從來不提相反意見和問題的學生,希望學生在接受教育的時候,能夠開動腦筋,思考問題,對老師所講的問題應當有所發揮。所以,他認為不思考問題、不提不同意見的人,是愚人。顏回在實踐上能發揮孔子平日所講授的,所以孔子說他不愚。

顏回大概是個大智若愚的人,他在孔子講學的時候,不輕易發表自己的見解,不急于去表現自己的敏捷和銳思,顯得很沉默,所以他給孔子的初始印象是個遲滯愚鈍的人。然而孔子又發現顏回能在回去之后對所講學問進行細細地琢磨而不懈怠,做到洞明之后,還能有所發揮。從“愚”到“不愚”,是孔子對顏回的一個認識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