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曰:“咨!爾舜,天之歷數在爾躬,允執其中。四海困窮,天祿永終。”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簡在帝心。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周有大賚,善人是富。“雖有周親,不如仁人。百姓有過,在予一人。”謹權量,審法度,修廢官,四方之政行焉。興滅國,繼絕世,舉逸民,天下之民歸心焉。所重:民、食、喪、祭。寬則得眾,信則民任焉,敏則有功,公則說。

【原文】
 
20.1 堯曰:“咨①!爾舜!天之歷數在爾躬,允執其中②。四海困窮,天祿永終。舜亦以命禹。”
 
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③,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不蔽,簡在帝心④。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
 
周有大賚⑤,善人是富。“雖有周親,不如仁人。百姓有過,在予一人⑥。”
 
謹權量⑦,審法度⑧,修廢官,匹方之政行焉。興滅國,繼絕世,舉逸民,天下之民歸心焉。
 
所重:民,食,喪,祭。
 
寬則得眾,信則民任焉⑨,敏則有功,公則說。
 
【注釋】
 
①咨:即“嘖",感嘆詞,表示贊美。
 
②允:真誠,誠信。
 
③履:商湯的名。
 
④簡.有兩種解釋:一、閱,計算,引申為明白的意思;二、選擇。
 
⑤賚(lài):賞賜。
 
⑥“雖有”四句:是周武王伐紂之辭。周親,至親。
 
⑦權:秤錘,指量輕重的標準。量:斗斛,指量容積的標準。
 
⑧法度:量長度的標準。
 
⑨信則民任焉.漢行經無此五字,有人說是衍文。
 
【翻譯】
 
堯說.“嘖嘖!你這位舜啊!按照上天安排的次序,帝位要落到你身上了,你要真誠地執守中正之道。如果天下的百姓貧困窮苦,上天給你的祿位也就永遠終止了。”瞬也這樣告誡禹。
 
商湯說:“我小子履謹用黑色的公牛作為祭品,明白地稟告光明偉大的天帝:有罪的人我不敢擠自赦免。您的臣仆的罪過我也不敢掩蓋隱甾,這是您心中知道的。我本人如果有罪,不要牽連天下萬方;天下萬方有罪,罪責就在我一個人身上。”
 
周朝實行大封賞,使善人都富貴起來。周武王說:“雖然有至親,也不如有仁人。百姓有罪過,罪過都在我一人身上。”
 
謹慎地檢驗并審定度量衡,恢復廢棄了的職官,天下四方的政令就會通行了 復興滅亡了的國家,承續已斷絕的宗族,提拔被遺落的人才,天下的百姓就會誠心歸服了。
 
所重視的是:民眾,糧食,喪禮,祭祀。
 
寬厚就會得到眾人的擁護,誠懇守信就會得到民眾的信任,勤敏就能取得功績,公正則大家心悅誠服。
 
【解讀】
 
中國的政治傳統
 
中國五千年的文明史,你方唱罷我登場,皇帝可以輪流做,但為政一方的傳統卻始終沒有變,從堯舜圣王開始,一脈相傳,直到清代。在這段文字中,孔子大量引用古文《尚書》,但不是單純地在抄書,而是為了強調雖然時代在變,但政治傳統沒有變。
 
這段文字可以分為四部分,第一部分是堯將帝位禪讓給舜時,對舜的告誡之辭,重點是》允執其中”。堯舜時,帝王是上天選來管理天下萬民的人,這是個出力不討好的苦差事。做出成績了,是你分內該做的:做得不好了,又有負于上天的信任。因而,對他們來說,王位更意味著一種責任,而不是榮華富貴。受天命登上帝位,并不值得沾沾自喜。要想挑起先王交付的重擔,就需要拿出一百二十分的誠意與努力。如果做不好,天能給你,也一樣能收回去。衡量這個神圣使命完成的如何,要看是否“匹海困窮”。天子有掌管匹海的權力,但權力背后是責任,不要讓百姓走投無路,否則君主自己也走投無路,“天祿永終'了。
 
第二部分是商湯禱告上天的一段話,重點是“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這說的是一種敢于擔當的勇氣。商湯像上天說.如果是我的罪過,就降罪于我,不要連累我的百姓;如果百姓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對,恰合是我這個王沒有做好,要降罪就降罪于我吧。這告誡后世帝王,作為天下蒼生之主,應該有這樣的胸懷、魄力與擔當。話雖這么說,后世真的能為萬民擔當的君主卻不多。在更多的帝王那里,商湯的誓言掉了個個兒,變成了“朕躬有罪,加以萬方;萬方有罪,和我無關"。即使如此,我們仍應看到,這種擔當精神還是延續下來,至少是后世帝王必須明示天下的宣言。
 
第三部分是武王伐紂后分封諸侯時的一段話,重點是“雖有周親,不如仁人,,這講的是要重視人才。親戚冉多也是有限的,要想單靠親戚的支持執掌政權,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你所要贏得的是天下蒼生的支持,最應該爭取的是其中能力出眾的人,有了這些人的支持,你的事業才能長盛不衰。
 
接下來講的,是孔子的治國之道。“謹權量,審法度,修廢官”,說的是要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不管是度量衡,還是法律法規,抑或是官員任免的制度,都是為了有法度可依,否則人們便會“無所措手足”:只有在制度之下,社會才有秩序可言,才能實現“四方之政行焉”。'興滅國,繼絕世,舉逸民''說的是對已有傳統的繼承,確實是'長江后浪推前浪,代更比一代強,”但是后代畢竟是在前代的基礎上成長起來的,顛覆前代的同時,還是能從前代身上學到很多東西的,不能對前代采取一筆抹殺的態度,而是要有繼承有發展。
 
“所重四者"是圍繞著百姓生活的四個方面來說的,重民的政治傳統不僅在當年非常正確,而且永遠不會過時。一切工作都是圍繞著人進行的,一切思想都是以人為核心提出的,下文的“寬、信、敏、公,'匹字也都是圍繞著人提出來的。沒有人,就什么都沒有,有了人,就有了一切。早在堯舜時,我們偉大的祖先就認識到了這一點,雖然沒有明確提出“以人為本"的理念,但確實是照著這個理念做的。當然也只有這樣,才能實現“天下歸心”
 
雖然幾千年過去了,但我們政治上的這個優良傳統不應該拋棄。只有堅持“以民為本”,執政者才算盡到了應盡的責任,才算對得起天命所賦。歷史上,反傳統的不是沒有,但是他們的下場都告訴我們,背棄優良傳統是不會長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