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張問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從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惡,斯可以從政矣。”子張曰:“何謂五美?”子曰:“君子惠而不費,勞而不怨,欲而不貪,泰而不驕,威而不猛。”子張曰:“何謂惠而不費?”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費乎?擇可勞而勞之,又誰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貪?君子無眾寡,無小大,無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驕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儼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子張曰:“何謂四惡?”子曰:“不教而殺謂之虐;不戒視成謂之暴;慢令致期謂之賊;猶之與人也,出納之吝謂之有司。”

【原文】
 
20.2 子張問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從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惡①,斯可以從政矣。"子張曰一何謂五美?”子曰:“君子惠而不費,勞而不怨,欲而不貪,泰而不驕②,威而不猛。''子張曰:“何謂惠而不費?”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費乎?擇可勞而勞之,又誰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貪?君子無眾寡,無小大,無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驕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儼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子張曰:“何謂四惡?,子曰:“不教而殺謂之虐:不戒視成謂之暴;慢令致期謂之賊;猶之與人也,出納之吝,謂之有司③。”
 
【注釋】
 
①屏(bǐng):除去。
 
②泰:安寧。
 
③猶之與人:猶之,同樣的意思。與,給予。猶之與人,同樣是給人。出納:出和納兩個相反的意義連用,其中“納"的意義虛化而只有“出"的意義。有司:古代管事者之稱,職務卑微。
 
【翻譯】
 
子張向孔子問道:“怎樣才可以治理政事呢?.孔子說:“推崇五種美德,摒棄四種惡政,這樣就可以治理政事了子張說:“什么是五種美德?”孔子說:“君子使百姓得到好處卻不破費,使百姓勞作卻無怨言,有正當的欲望卻不貪求,泰然自處卻不驕傲,莊嚴有威儀而不兇猛疒,子張說:“怎樣是庾百姓得到好處卻不破費呢?。孔子說:'著百姓想要得到的利益就讓他們能得到,這不就是使百姓得到好處卻不破費嗎?選擇百姓可以勞作的時間去讓他們勞作,誰又會有怨言呢?想要仁德而又得到了仁德,還貪求什么呢?無論人多人少,無論勢力大小,君子都不怠慢,這不就是泰然自處卻不驕傲嗎?君子衣冠整潔,目不斜視,態度莊重,莊嚴的威儀讓人望而生敬畏之情,這不就是莊嚴有威儀而不兇猛嗎?”子張說:“什么是四種惡政?”孔子說:'不進行教化就殺戮叫作虐,不加申誡便強求別人做出成績叫作暴,起先懈怠而又突然限期完成叫作賊,好比給人財物,出手吝嗇叫作小家子氣的官吏。”
 
【解讀】
 
五美四惡
 
孔子的很多弟子都在做官,他們經常向孔子請教為政之道。前面有很多章節是關于“問政"的,這里所講的是子張問政。在對子張的答復中,孔子提出了著名的“尊五美,屏四惡”,認為遵此而行,才能達成天下大治。
 
先說五美。第一,惠而不費。執政者和百姓之間的利益關系并不是此消彼長,不是說百姓得了什么好處,執政者就一定要損失些什么。不管在經濟上還是在政治上,只要做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雙贏的局面絕對是可以達到的,具體的做法是因勢利導。沒有人不想走上富裕的道路,只要在能得利的地方,放手允許老百姓得利,老百姓就能得利。舉個例子,個小山村盛產水果,但交通閉塞,水果運不出去。在這種情況下,不用政府部門撥款,果農們自籌資金也會修出一條路來,執政者所要做的就是順其自然,不能阻攔,適當給予幫助即可。第二,勞而不怨。人性中都有利己性,被人指使者去干著干那難免有怨言。但是,如果執政者指使百姓去做事,能給百姓帶來切身利益,民眾何樂而不為!比如興建水利工程,可以減少洪澇災害,而且還能掙點工錢補貼家用,縱使沒有錢,百姓們也不會有怨言。第三,欲而不貪。孔子承認了欲望存在的合理性,但是要求欲望要有度,到了貪得無厭的地步就無藥可救了。要做到欲而不貪,只有靠加強個人修養。孔子所說的“欲仁而得仁”,就是倡導君子們用求仁之心克制那些亂七八糟的欲望。第匹,泰而不驕。就是對待任何人都要滿懷敬意,不能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既不趨炎附勢,也不盛氣凌人。第五,威而不猛。執政者一定要立威,否則管理臣屬、發號施令時就沒有影響力。要想真正立威,首先要贏得他人尊重。自己行為端正,“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威儀自然就有了。
 
要做一個優秀政治家,僅有五美是不夠的,還要摒棄匹種惡政。第,不教而殺。任何一個社會的法律體系都建立在人們的是非觀念上。是非觀念的形成,依賴于教育。如果民眾還沒有被告知什么是對什么是錯,就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是否合法,也不應該受到懲罰。不教而殺就違背了這個原則,民眾不知行為犯錯,莫名其妙地被殺,這種惡政叫作虐。第二不戒視成。事情的成功有賴于事先的周密計劃與妥善安排,如果事先什么都不講,事后卻要求出成績,這種行為是非常不合理的,孔子稱其為暴。第三,慢令致期。這一惡明顯有點作弄人的意味,布置工作時,并沒有強調工作的重要性與緊迫性,某天又突然宣布這件工作要求限期完成,而且期限已到。孔子將這種行為稱為賊。第匹,與人,出納之吝。這句話意思就是答應給人某件東西,到給的時候卻又舍不得。很多執政者都有這個毛病,下屬立了功,自然要獎賞,東西許下一籮筐,臨了卻舍不得給,這是一種目光短淺、貪私吝嗇的表現。這種人終將畫地自限,飛不高也走不遠。
 
五美四惡只是一種說法,要想成為一個合格的執政者,要做的并不只這些。概括地說,就是要培養學習好的方面,摒棄一切不好的方面,只有這樣才能為一個優秀的執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