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謂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原文】
 
3.1 孔子謂季氏①:“八佾舞于庭②,是可忍也③,孰不可忍也?”
 
【注釋】
 
①季氏:季孫氏,魯國大夫。
 
②八佾(yì):古代奏樂舞蹈,每行八人,稱為一佾。天子可用八佾,即六十四人:諸侯六佾,四十八人;大夫四佾,三十二人。季氏應該用四佾。
 
③忍:忍心,狠心。
 
【翻譯】
 
孔子談到季孫氏說:“他用天子才能用的八佾在庭院中奏樂舞蹈,這樣的事都狠心做得出來,還有什么事不能狠心做出來呢?”
 
【解讀】
 
僭越禮儀的危害
 
“禮”代表著一種修身與治國相結合的文化精神,它不僅是政治倫理和社會倫理的具體體現,還是治理國家的重要依據。孔子一直主張以禮治國,即利用禮樂規范君臣和官民的行為,讓每個人都各安其位,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尤其是作為下屬,千萬不能越禮行事,否則就是對君上的不敬,就是以下犯上的僭越行為。如果任由這種僭越行為泛濫,社會秩序必將受到嚴重破壞,社會將陷人混亂。
 
為了正確理解孔子思想,有必要對“八佾舞于庭”作出解釋。在西周時期,貴族享用樂舞的等級,有著明確的規定,即:天子禮樂用八佾,諸侯六佾,大夫四佾,不得擅自越級。由于魯國公侯是出自周王室的貴胃,可享天子禮樂,但因等級不同,同樣有著嚴格的區別。如此一來,這句話的意思就非常明顯了,作為大夫的季氏,竟然公開在家中使用天子禮樂,這種行為就是典型的無視王權和君權的僭越。因此,高度崇尚禮制的孔子才出奇地憤怒,發出“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呼聲,要求嚴懲這種行為。
 
由于禮在政治運作和社會生活中的重要作用,所以,歷朝歷代都十分重視禮制,對于越禮行為嚴加懲罰,以保證政局和社會穩定。如果有做臣子的膽敢便用天子禮儀,那就是大逆不道,視同謀反。比如,西漢名將周亞夫就是因越禮招禍。周亞夫雖然賢能,并且立有大功,但由于對皇帝不夠恭順,所以漢景帝對他非常不滿。漢景帝賞賜給他酒菜,桌上只放了一大塊肉,但沒給他準備筷子。周亞夫認為皇帝是故意難為自己,就生氣地對侍者發火,這種失禮行為堅定了景帝決定除掉他的決心。后來,周亞夫的兒子給他買了五百件皇宮御用盔甲盾牌,準備將來給父親殉葬。有人對周亞夫父子不滿,就向皇帝告發周亞夫,說他購買兵器準備反叛。周亞夫本無反叛之心,但這種僭越行為卻解釋不清,對他心懷不滿的漢景帝便借機將他下獄。作為一代名將,周亞夫不堪獄吏凌辱,在獄中絕食而死。再如唐代李輔國,仗著手握重兵,竟然矯詔率車軟禁唐玄宗后因擁戴唐代宗有功,對皇帝說“大家但內里坐,外事聽老奴處置”。他的僭越行為,令代宗忍無可忍,派人把他刺殺。
 
在國家政治上,如果沒有禮制約束,就會發生職責不清、政出多門、執行不力、推諉扯皮等種種現象,嚴重阻礙政治秩序正常運行,使政府和社會陷人混亂。而且,上級的越禮行為,很容易被下級模仿,這會使秩序更加混亂,乃至崩潰。
 
孔子的這種思想,放到現在同樣也很實用。作為古代特有的制度,禮制已經不復存在,但是,禮制的精神仍有價值。現在,無論是政府社會組織還是企業,都有著各種規章制度,明確各職各人的權責,這便是現代的“禮制”。只有嚴格遵守這些規章制度,組織和企業才能有效運作并產生效率,否則必敗無疑。比如,作為員工或是中下級管理者,就應當服從上級的安排,不能越級行事,否則整個公司或者單位就要亂套了。而且,這種行為很容易被上級誤解,嚴重影響事業發展。因此,無論是從政還是做公司職員,只有謹守本分,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才能受到領導的青睞,保證社會或工作的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