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周監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從周。”

【原文】
 
3.14 子曰:“周監于二代①,郁郁乎文哉②!吾從周。”
 
【注釋】
 
①監(jiàn):通“鑒”,借鑒。二代:指夏、商二代。
 
②郁郁:文采盛貌。文:指禮樂制度。
 
【翻譯】
 
孔子說:“周代的禮儀制度是參照夏朝和商朝訂的,多么豐富多彩啊!我主張接受周代的。”
 
【解讀】
 
有繼承才會有發展
 
孔子對夏、商、周三朝的禮儀制度有著極深的研究,在他看來,朝代的更迭并不影響禮制的傳承,周禮就是在夏、商禮制的基礎之上形成的。當然,周禮并非對夏、商之禮的簡單繼承,而是有所損益的。也就是說,周朝借鑒了夏、商兩代千余年的文明成果,又通過改革和創新,開創了屬于自己的禮制文化,形成了完備的禮法制度。無論是在形式上還是內容上,周禮都要比前朝完善許多,這也是孔子對周禮贊賞有加的原因所在。
 
禮制是中華文化的核心內容,對于文化,孔子所秉持的態度是既要繼承,也要發展,而且,對前代的繼承尤為重要。揆諸歷史,不得不說,這是對待傳統文化最正確也是最科學的態度。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對待傳統有兩種錯誤做法,一是完全繼承,強調祖宗之法不可變,二是全面打倒舊文化,全部推倒重來。第一種做法主要在古代,歷史上不少朝代都有這樣的規定,對傳統制度和禮法,不準懷疑,更勿論變革。其中,最典型的當數清朝。在民族危機日甚一日的生死關頭,許多高官顯貴死抱這種觀念不放,錯過最佳改革時機,使清王朝最終被歷史的洪流所淹沒。
 
第二種做法更極端,主要是出現在中國近代。由于亡國亡種的危機刺激,當時一些人認為,中國的傳統文化已經一文不值了。于是,從打倒孔家店開始,掀起了一股否定和打倒傳統的思潮。
 
在全面繼承的基礎上,依據時代的要求,適當做出變革,是最好的做法。漢承秦制,是為全面繼承,廢棄秦朝的嚴刑苛法,與民休息,是為變革損益。只經過幾十年,漢朝便迎來文景之治,創造了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個盛世。唐朝的貞觀之治,清朝的康乾盛世,無不是靠這種思路取得的。
 
總之,一個國家或民族的文化形態和精神,都是經由歷代積累而成的,帶有一定的歷史性。我們不能對其全盤接受,也不能全盤否定,應當有所批判地學習和繼承。而且,孔子還就此舉例道,商朝的文化禮制源自于夏朝,而周朝的文化禮制則來源于商朝,他們都沒有全盤接收,而是根據具體的情況,做出了適當的增刪和改革。對于我們來說,若想復興中華民族的傳統文明,也要具備這種科學的辯證學習方法,才能保證我們在繼承的過程中求得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