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

【原文】
 
3.2 三家者以《雍》徹①。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②,’奚取于三家之堂?”
 
【注釋】
 
①三家:魯國當政的三家大夫孟孫、叔孫、季孫。《雍》:《詩經.周頌》中的一,為周天子舉行祭禮后撤去祭品、祭器時所唱的詩。徹.同“撤”,古代祭禮完畢后撤祭饌,樂人唱詩以娛神。
 
②“相維辟公,天子穆穆"二句:諸侯都在助祭,天子恭敬地主祭。見《雍》詩。相(xiàng),助祭的人。維,用于句中的助詞,可以譯為“是”。辟(bì)公,諸侯。穆穆,莊嚴肅穆。
 
【翻譯】
 
孟孫、叔孫和季孫三家祭祖時,唱著《雍》這首詩歌來澈除祭品。孔子說:“《雍》詩說的‘諸侯都來助祭,天子恭敬地主祭’怎么能用在三家大夫的廟堂上呢?”
 
【解讀】
 
制度破壞者都沒有好下場
 
春秋時期的魯國,由'三桓”聯合執政,輪流掌管魯國大權達三百多年。在此期間,三桓之間爭權奪利,大肆擴張封地,私自建造城池,將魯國國君玩弄于股掌之間,僭越行為時有發生。比如,季孫氏公然在家廟中使用天子禮儀,孟孫氏、叔孫氏也不遑多讓,在祭祀祖先之時,演唱只有天子才能唱的詩一一一《雍》。
 
歷史上,像三桓這樣的當權者總是利令智昏,做出不合身份的越禮之事。當時,他們覺得這樣做對自己肯定是有利的,但事實上,這是一種短視行為,其僭越之舉往往為他們的滅亡種下禍根。因為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而執政者的行為就是天下人的榜樣。所謂上行下效,講的就是這個道理。
 
關于這一點,最典型的實例當屬曹操僭越,以及由此引發的朝代更迭。東漢末年,天下大亂,曹操乘勢挾天子以令諸侯,掌握了漢朝的實權。曹操雖然沒有廢掉漢帝,但在其生前已經僭越禮制,便用天子禮儀。此外,他的所作所為,完全不是一個大臣的應有的。比如,國家所有的軍機要務,全部由他裁決,甚至皇上的私生活也得由他決定。他還先后殺掉董貴人、伏皇后,哪里有一點臣子之禮?所以,諸葛亮等人才說他名為漢相,實為漢賊。建安十八年(213年),他威蝠漢獻帝封自己為魏公,以封地為魏國,并在鄴城建立魏王宮銅雀臺,享有天子之制。同時,他上朝時“參拜不名、劍履上殿”。幾年后,他又逼迫漢帝封他為魏王,并可以冊立世子。他的種種僭越行為,為篡奪東漢政權做好了一切準備。所以,在他死后不久,其子曹丕便廢漢獻帝自立,建立魏國。
 
曹魏立國后,僅僅過了四十余年,司馬氏父子便學著曹操的樣丿L,僭越禮儀,篡奪朝政,最終廢掉魏帝建立晉朝。但晉朝建立過程中可恥的無禮行為,100多年后便被權臣劉裕效法。歷史輪回的結果是,晉朝皇帝被廢,劉宋建立。之后,蕭道成、蕭衍、陳霸先依樣畫葫蘆,先后廢掉了劉宋、齊朝和梁朝皇帝。
 
其實,仔細想想,他們以自己的貪欲僭越,也同樣打開了下屬們的欲望之門。當時機成熟,下屬們自然會僭越禮制,滿足權欲,且沒有一點兒愧意。
 
若是按照現代觀點來看,任何社會形態都存在著共同遵守的秩序、規范和禮儀,有些秩序和規范是強制性的,不能隨意進行破壞。例如,如果企業領導帶頭破壞制度,下屬和員工自然會群起效仿,制度蕩然無存,效益無從談起,企業最終虧損破產,受害的自然還是企業的領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