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公問社于宰我,宰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

【原文】
 
3.21 哀公問社于宰我①。宰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②,既往不咎。
 
【注釋】
 
①社:土地神,祭祀土神的庸也稱社。宰我.名予,字子我,孔子的學生。
 
②遂事:已完成的事。
 
【翻譯】
 
魯哀公問宰我,做土地神的神位應該用什么木料“宰我回答說:“夏代人用松木,殷代人用柏木,周代人用栗木,目的是庾百姓戰戰栗栗。”孔子聽到這些話,告誡宰我說:“已經過去的事不用解釋了,已經完成的事不要再勸諫了,已過去的事也不要冉追究了。
 
【解讀】
 
如何對待過去的錯誤與失敗
 
夏朝用的是松木,殷商用的是柏木,都有長久統治天下之意。而周朝用栗木,魯哀公不明白周武王為什么會棄松柏不用而選擇栗木,所以問宰我。魯哀公身為周王室的宗親,又是魯國之君,自然知道神位的重要跬,故有此問。宰我明白回答說:武王選栗木,就是為了讓人民害怕,進而安心接受自己的統治。關于栗木的使用,歷史上有兩種解釋,其一確如宰我所言,意在威懾百姓;二是表示敬畏天命,提醒自己執政時要戰戰兢兢。
 
從孔子聽到宰我的解釋后的反應來看,周武王選用栗木的目的確實是為了恐嚇百姓。所謂“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就是告訴宰我,事情過去不必冉提,既成事實多說無益,以往的過錯不要再追究。顯然孔子認為周武王用栗木做牌位確實是錯誤的,只是希望宰我對這事不要再提,以免誤導魯哀公。孔子教訓宰我的這三句話,為后世確立一個對待過去錯誤或失敗的原則,那就是“既往不咎”,這種思想利弊兼有,對后世影響極大。
 
從有利的一面來說,不糾纏于過去的錯誤和失敗,能便人放下包袱,輕裝上陣,以輕松的心態面對未來。倘若將過去的錯誤或失敗時時掛在嘴邊,說別人可能只會招致別人的反感,說自己則會把自己搞得灰頭土臉,垂頭喪氣,總之是不好。所以對于一些木已成舟的事情,多說無益,無需再去浪費力氣。比方說,東漢時期的大臣孟敏,在他年輕的時候曾買過甑。有一天,他絆了一跤,擔子里的甑被摔碎了,他站起來后頭也不回挑著擔子就走了。于是就有人問他:“你的甑摔壞了怎么都不回頭看一眼呢?”孟敏十分坦然地回答道:“甑既然已經摔破了,我再看、再心疼,它也不會灰復原狀了,還不如想想下一步該做些什么呢!”這就是一種對自己的大度,一種寬恕自己的既往不咎的豁達。當然,對別人的錯誤或失敗秉持這種態度,也是一種寬容與豁達。
 
從不利的一面來看,這種觀點是中國人形成健忘性格。在面對過去的罪惡與失敗之時,中國人多半會秉持“過去的就讓它過去”的心態,缺少必要的檢討和反省,以至于我們總是在錯誤的道路上一錯再錯。我們不能對過去的錯誤一點也不說、不討論,應該積極“內省”,只有通過反省,我們才能完善自己的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