儀封人請見,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嘗不得見也。”從者見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喪乎?天下之無道也久矣,天將以夫子為木鐸。”

【原文】
 
3.24 儀封人請見①,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嘗不得見也。”從者見之②。出曰三子何患于喪乎③?天下之無道也久矣,天將以夫子為木鐸④。”
 
【注釋】
 
①儀:地名。封人:鎮守邊疆的小官。請見:請求會見孔子。
 
②從者:隨從之人。見之:讓他被接見。
 
③二三子:你們這些人。患:憂愁,擔心。喪(sàng)、失掉官位。
 
④木鐸:以木為舌的銅鈴,古代用以宣布政教法令。
 
【翻譯】
 
儀地的一個小官請求會見孔子,說:“是到這個地方的君子,我沒有不求見的。”孔子的學生們領他去見孔子。出來以后,他說:“你們幾位為什么擔心失去官位呢?天下無道已經很久了,因此上天將以孔夫子為圣人來教化天下。”
 
【解讀】
 
薪盡火傳,大道不絕
 
本章描述的事情發生在孔子被免官周游列國之時,當時孔子之名早已傳遍列國,而且慕名前來請教的人也很多。儀封人在見到孔子之后,大為嘆服,將其比為天人,堅信孔子就是代替上天向世人傳經授道的,禮樂傳統將來必能由孔門而復興。
 
站在兩千五百年后的今天回看孔子,我們可以這樣說,孔子是不幸的,因為他終生致力于復興傳統文化,渴望灰復禮制,期望致天下于太平,并且窮一生精力,為這個目標而奮斗,但是,他留給我們的卻是一個白發蒼蒼、四處奔波,最終卻失望而歸的落寞背影。當時,各諸侯國的國君對他無不尊敬有加,但無一人采納他的建議和主張。
 
但孔子又是幸運的,這種幸運既有孔子的個人因素,也有時代的因素。從孔子個人來說,他的人生努力,不僅僅在匡正天下的事功上,還在孜孜以求的學術研究和文化傳播上。也許學術研究和設壇授徒并不是孔子真正的志向,但卻獲得意想不到巨大成功,便之成為后代敬仰的萬世師表。這種命運的反差,可謂失之桑榆,收之東隅。從時代因素上講,動蕩時代給了他學術研究和傳播的自由,在這樣的環境中,他才得以廣收門徒,把自己畢生所學和自己創造的思想體系廣泛傳播。在政治上失意以后,孔子整理六經,刪訂詩書,把上古時代文化傳統加以整理,并加以創新,創立體大思精的儒家學說,并最大限度地傳播開來。他就像一位農夫,把儒家思想的種子撒遍中華大地,待到時機成熟,自然會萬木竟秀,蔚為大觀。果然,在經歷了戰國的兵燹,遭受秦朝的書厄之后,到了漢代,孔子的理論終于在眾多學說之中脫穎而出,被立為國家的正統思想,而且被尊奉兩千年。從這個角度講,孔子是幸運的,而且獲得了無上榮耀。儀封人說''天將以夫子為木鐸”,可謂目光如炬的識人之語,此人真是孔子的知音啊。
 
這個榮耀是歷史對孔子致力學術研究和傳播的褒獎,是對傳承和弘揚人間大道者的充分肯定。孔子以衰邁之軀,壯心不已,把中國上古的文化融冶錘煉,傳之弟子,使中華文明薪盡火傳,使天之大道永存世間,乃是人間少有的壯麗事業。當今社會,那些熱愛和真正致力于學術研究的人,眼下也許是貧窮的,也許是寂寞的,但是,如果在文化傳承和文明創新上有所成就,后人就會像對待孔子那樣,給予他至高無上的歷史榮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