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

【原文】
 
3.3 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①?人而不仁,如樂何?”
 
【注釋】
 
①如禮何:怎樣對待禮儀制度。
 
【翻譯】
 
孔子說:“做人如果沒有仁德,怎么對待禮儀制度呢?做人如果沒有仁德,怎么對待音樂呢?”

【解讀】

禮與樂都是制度文明,而仁則是人們內心的道德規范,是人文的基礎。所以,樂必須反映人們的仁德。樂是表達人們思想情感的一種形式,在古代,它也是禮的一部分。禮與樂都是外在的表現。這里,孔子指出禮、樂的核心與根本是仁,沒有仁德的人,根本談不上什么禮、樂的問題。

仁是孔子學說的中心,它來自固有的道德,是禮樂所由之本。禮講謙讓敬人,樂須八音和諧,無相奪倫。一個人沒有仁的本質,則無謙讓敬人、和諧無奪等美德,即便行禮奏樂,也不具有實質意義。所以,人而不仁,禮對他有什么用?人而不仁,樂對他有什么用?這里即是說不仁之人,是用不了禮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