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寧戚。”

【原文】
 
3.4 林放問禮之本①,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②,寧戚。”
 
【注釋】
 
①林放.魯國人。
 
②易:治理,辦妥。
 
【翻譯】
 
林放問禮的根本。孔子說:“你的問題意義重大啊!禮,與其求形式上的豪華,不如儉樸一些好;治喪,與其在儀式上而而俱到,不如內心真正悲痛。”

【解讀】

孔子在這里闡述了“禮”的真義:“禮”是以真誠的情感為基礎的,而不是虛文浮飾的事物。林放問禮之本,孔子在這里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但仔細一想,孔子明確說明了禮之根本的問題不在形式而在內心。不能只停留在表面儀式上,真實、真誠、真心才是禮的根本。

林放提的問題很大,本來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講清楚的,即使講解了,也有可能因為受知識和閱歷的限制而難以理解和領悟。孔子的回答是智慧的,他不去空泛地談論禮的根本是什么,而是就現實中的禮儀的奢華鋪排和喪禮的儀式周全發論。禮貴在得宜適中,鋪張奢侈和儉約節省代表兩個極端,都不是盡善盡美,但儉可以避免繁文縟節,比較接近禮的本源,就是真誠的心意。喪禮強調要真誠心意,更甚于其他的禮,所以孔子特別加以說明。知道禮之本后,就不會為虛榮心所驅使去做舍本逐末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