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

【原文】
 
3.5 子曰:“夷狄之有君①,不如諸夏之亡也②。”
 
【注釋】
 
①夷狄:古代中原地區的人對周叻地區的貶稱,謂之不開化。
 
②諸夏:古代中原地區華夏族的自稱。亡(wǘ):通“無”。
 
【翻譯】
 
孔子說:.咦狄有君主而不講禮節,還不如原之地的沒有君主而講禮節哩。”
 
【解讀】
 
文化是國家存續的命脈
 
孔子通過與“夷狄”的比較,闡述了“禮樂”對于一個國家的重要性。在他的思想中,“禮樂”代表的是文化制度,是一種規范人們行為的典章制度。在他看來,“夷狄,之族都是一些沒有文化的人,不懂得禮儀。一個沒有文化的民族,是很難長久生存的,更不值得贊許。諸夏之國因為有著“禮樂”文明的傳統,即便是沒有國君,也能靠這些典章制度保證社會的正常運行和發展,這要比只有國君而沒有“禮樂”制度的“夷狄,之邦好許多。
 
后人對本章的理解,存在巨大的分歧。主要有兩種說法,一是諸夏不如夷狄;二是夷狄不如諸夏。這兩種解釋雖然截然相反,但卻也各有道理,都能說得通。
 
第一種解釋是指華夏諸國連“蠻夷,之邦都不如。在春秋時期,東夷、西戎、南蠻、北狄統稱為“夷狄”,都屬于外族。可是,他們雖然身為“蠻人”,但還知道君臣有別,社會還算穩定。但是,諸夏之國卻竟相踐踏禮制,藐視王室,毫無國君之念。有諸侯脅迫天子的,有臣子專擅國政的,完全不講規矩,無視禮樂的存在,更不要說什么君臣有別了。這種說法是對當時“禮崩樂壞”的現實發出的感慨,意在指責諸夏之國僭禮的行為。
 
第二種解釋是說蠻夷之邦雖然也有國君,但是他們不懂禮樂,還不如中原之國沒有國君時安定呢!這種說法意在說明禮樂可以保證社會的穩定,闡述了禮樂在文明的傳承中的重要性,本章譯文按此解處理。在這種解釋中,孔子依然將當時的夷狄視為野蠻和沒有文化的民族,而華夏眾國則是有文化傳統和民族精神的,即使國家滅亡了,只要有文化和精神的存在,整個民族都會延續下去。倘若一個民族沒有或失去了文化的傳承,那么這個民族離滅亡也就不遠了。其言下之意是說,道德禮義要比君主的存在更加重要。正所謂無“禮”不成章,無“禮,不成國。
 
其實,孔子用“咦狄”一詞,并沒有貶低各族的意思,他只是將其視為道德文化方面的代名詞而已。也就是說,夫子將不太重視禮制的人叫
 
作'咦狄”,將重視禮制的人叫作“諸夏”,與地域沒有多大的關聯。在他看來,一個不講禮制的國家,人們就不會受到規范的約束,極易引起社會的動亂。沒有共同道德規范、文化心理和民族信念,一旦動亂很難恢復。反過來看,倘若一個人或者一個民族、一個國家都自覺遵守禮制,有著共同信念,這個民族或者國家即便動亂,也很容易重建起來!
 
在本章中,孔子再次強調了“禮樂”對于一個民族的重要性,以及弱化禮樂會給國家帶來什么樣的后果。在他看來,一個不講“禮”的國家和社會,是無法正常運轉的。同時,作為現代人,大家也要多進行反思,我們一直聲稱自己為華夏子民,為禮儀之邦,可是究竟還有多少人真正地了解這些傳統文化呢?倘若我們失去了這些文化的傳承,我們的民族還會有強大的生命力嗎?還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