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氏旅于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

【原文】
 
3.6 季氏旅于泰山①。子謂冉有曰②:“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
 
【注釋】
 
①旅.祭山,這里作動詞用。在當時,只有天子和諸侯才有資格祭祀名山大川。
 
②冉有:名求,字子有,孔子的學生,比孔子小二十九歲。冉有當時在季氏門下做事。
 
【翻譯】
 
季氏要去祭祀泰山,孔子對冉有說:“你不能阻止嗎?”冉有回答說:“不能。”孔子說:“唉!難道說泰山之神還不如林放懂禮嗎?”

【解讀】

在這一章,孔子對當時季孫氏的“僭禮”行徑進行抨擊,談論的仍舊是禮的問題。祭祀泰山在古代是天子和諸侯的專權,這是禮的規定。季孫氏只是魯國的大夫,竟然也去祭祀泰山,而冉有身為季氏的家臣卻不能阻止。孔子對這樣“僭禮”的行徑,不說季氏如何,也不再譴責冉有該如何,而是唏噓感嘆:難道泰山之神還不如林放懂禮?因為林放作為一個普通人,尚且懂得問禮之根本,而身居上位的季孫氏卻不遵循禮,而且還認為神靈會接受他這種無禮的人間欲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