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后素。”曰:“禮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已矣。”

【原文】
 
3.8 子夏問曰:“巧笑倩兮①,美目盼兮②,素以為絢兮③'。何謂也?"子曰:“繪事后素。"
曰:“禮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④!始可與言《詩》已矣。

【注釋】
 
①倩:笑容美好。
 
②盼:眼睛黑白分明。
 
③絢(xuàn):有文采。這三句詩前兩句見《詩.衛風碩人》,第三句可能是逸詩。
 
④起:闡明。
 
【翻譯】
 
子夏問道:“‘輕盈的笑臉多美呀,黑白分明的眼睛多媚呀,好像在潔白的質地上畫著美麗的圖案呀。’這幾句詩是什么意思呢?”孔子說:“先有白色底子,然后在上面畫畫。”子夏說:“這么說禮儀是在有了仁德之心之后才產生的了?”孔子說:“能夠發揮我的思想的是卜商啊!可以開始和你談論《詩經》了。”

【解讀】
 
子夏問詩,認為麗質天生的美女,不必多作裝飾,只要穿上素色衣服就很吸引人了,其本意在于禮儀形式之華美,而孔子的回答在于禮儀之實,即內容之美。子夏理明辭達,領悟力很高,馬上受到啟發,因論詩而知學。孺子可教,于是孔子贊揚子夏從“繪事后素”中體會到“禮后乎”,就是用繪畫作比喻來說明仁和禮的關系。他認為,外表的禮節儀式同內心的真實情感應是統一的,如同繪畫一樣,質地不潔白,不會畫出豐富多彩的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