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征之矣。”

【原文】

3.9 子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①;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②。文獻不足故也③,足則吾能征之矣。”

【注釋】
 
①杞.國名,杞君是夏禹的后代,周初的故城在今河南杞縣,其后遷移。征:證明、驗證。
 
②宋:國名,宋君是商湯的后代,故城在今河南商丘縣南。
 
③文.典籍。獻:指賢人。
 
【翻譯】
 
孔子說:“夏代的禮儀制度,我能說一說,但它的宕代杞國不足以作證明;殷代的禮儀制度,我能說一說,但它的后代宋國不足以作證明。這是杞、宋兩國的歷史資料和知禮人才不足的緣故。如果有足夠的歷史資料和懂禮的人才,我就可以驗證這兩代的禮了。”
 
【解讀】
 
要實事求是
 
這一章講的是孔子對“禮”的發展史的研究。孔子雖然熟知各朝的禮法,但由于不能通過杞、宋兩國現存的典籍以及賢人驗證,便對古禮秉持保留的態度,不敢妄言。孔子的這種治學態度,也為后世之人樹立了實事求是的典范。這提醒我們,無論做什么都有根有據,尤其是做學問。
 
孔子尊禮好禮,曾對夏商禮樂文化作過深人細致的研究,有著相當深刻的理解。在他看來,禮樂制度早在夏商兩朝就已形成了,周朝的禮制就是在這兩朝的基礎之上整理出來的,而且還要更加完善一些。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在前文做出“殷因于夏禮,周因于殷禮”的判斷了。但是,判斷畢竟是判斷,也需要有力的事實根據作為依靠,否則只是一種假說推斷而已。孔子本想通過古時的典籍驗證自己的岍究,可是,由于時代久遠,能夠證明古禮的文獻都已不復存在了,這令其痛心不已。
 
面對這種現狀,夫子雖然有些失落,但他卻坦誠地告訴別人,即便自己知道許多以前的禮制,但是在沒有得到驗證的情況下,它們是很難成立的,更不要說服眾了。也就是說,無法得到證明的推斷,只能是推斷。凡事都要有證據證明才能成立,沒有根據的事情即便做得再好,也得不到大眾的認可。
 
實事求是既是治學的態度,也是治國的精神。凡事都應以事實為根據,以現有的法律制度為準繩,做到實事求是。按照現代的觀點而言,實事求是就是按照事物的實際情況說話、辦事、做學問。其中的“是”字就蘊含著科學、真理與理想等三重內涵。例如,我們大家所探索、研究、追求的若是客觀事物的本來面貌,以及事實的真相,這就屬于科學的范疇。追求的若是客觀事物的合理關系,做出公平、正義、合理的判斷,這個屬于真理的范疇。倘若是為了驗證客觀事物的發展前途,以及人們所追求的理想目標,屬于理想的范疇。無論是哪一種'》是”,它們都有著一個共同的依據,即事實。
 
對于我們來說,無論做何學問,都應養成嚴謹的學風和實事求是的態度,才能找到真理的所在。倘若傳統與現實發生了沖突,我們的思想與世界的潮流出現了偏差,我們是接受還是否定呢?對此,孔子給了我們一個很明智的答案,兩者都不選,應該持存疑的態度。思想不能僅停留于掌握實事求是的方法和意義,還要學會通過這一方法在現實生活中發現問題、解決問題,這才算是真正掌握了實事求是這一思想的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