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

【原文】
 
4.11 子曰:“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
 
【翻譯】
 
孔子說:“君子心懷的是仁德;小人則懷戀鄉土。君子關心的是刑罰和法度,小人則關心私利。”
 
【解讀】
 
君子與小人的區別
 
就君子與小人的區別,孔子從各自關注什么的角度做出了評判。他認為君子有'懷德”“懷刑”之心,他們時常記掛著道德禮儀,心中所想的只有仁德和善良。行事的時候考慮的比較周到,所有的一切都力求合理,擔心自己的行為違反國家法律和社會規范。
 
而小人所存''懷土”“懷惠,之心,他們心中想的只有自身的那點私利,對一些小恩小惠和個人的利益十分在意,很少有人去關心道德的修養,很少頂及到事情的后果和他人的感受。為了獲得一些利益,即便是作奸犯科,他們也在所不惜。
 
綜觀歷史,就會發現君子小人在這個方面的典型區別。唐德宗在位時期,由于過度掠奪,對士兵刻薄寡恩,結果引起兵變,被迫狼狽逃到奉天,差點被謀反的朱溉殺掉。叛亂平息后,德宗回到長安,用度極為匱乏,開始拼命聚斂錢財。許多地方大員為了討好皇帝,便搜刮民脂民膏,向皇帝進獻財物。當時,江西觀察使李兼每月都要向皇帝進獻,稱“月進”,劍南西川節度便韋皋更是過分,每天向皇帝進獻,稱“日進”,其他的如杜亞、劉贊、王緯等人,也都拿著國家的賦稅讠寸好皇帝。他們這樣做,一是為媚事皇帝,保全自己的官職爵位,其次也是為了借機搜刮百姓,聚斂財富。這樣做既是“懷土”又是''懷惠”,是典型的小人做派。
 
當時有一個官員名叫陽城,他的做法與上述小人迥異。因為裴延齡等人的構陷,唐德宗貶斥名相陸贄,并準備殺掉他。陽城率諫官王仲舒、王歸登、熊執易等人叩闕進諫,求唐德宗赦免陸贄。雖然沒有成功,但名震天下。事后,陽城被降職為道州刺史。在道州,對待官吏民眾,就像對待自己的家人一樣,使社會迅速安定。道州多山,土地貧瘠,生產落后,人民貧窮。陽城便請求國家免除賦稅。朝廷不答應,陽城干脆不征收。上司因此多次責難他,他也不在意。為了催征稅賦,上司派一位判官來監督。為了爭取為民免稅,陽城便把自己囚禁到監獄里。判官聞訊大驚,跑到監獄了見他。判官等他辦公催征,陽城便不進州衙,晚上在判官下榻的館舍門囗破門板上睡覺。判官沒法,只好離開道州。后來,上司又派人查辦他,那人不愿查辦陽城,就在半路上跑了。陽城就是君子的典型,他心懷仁德,匡正朝廷,關愛民眾,成為唐朝政治的亮色。
 
君子小人的行為差別很大,原因在于內心追求不同。而這種追求,顯然是價值觀的體現。人人都去追求自己認為有價值的東西,如果建立正確的價值觀,追求美德和仁義,就會成為君子;如果追求個人私利,就會墮為小人。孔子這里是在提醒我們,一個人,應該建立正確的、對社會和民眾有益的人生觀和價值觀,讓自己活得更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