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惡人。”

【原文】
 
4.3 子曰:“唯仁者能好人①,能惡人②。”
 
【注釋】
 
①好(hào):愛好。
 
②惡(wù):厭惡。
 
【翻譯】
 
孔子說:“只有講仁愛的人,才能夠正確地喜愛某人、厭惡某人。”
 
【解讀】
 
公正地評價別人
 
儒家在講“仁”的時候,并非局限于“愛人”的一面,也有“惡人”的一面。孔子認為,不仁之人多是心存私欲,并受此篆蔽,他們眼中的善惡并非是真正的善惡。只有心懷仁德之人,才會不受私欲的影響,明辨是非善惡。也就是說,只要做到了“仁”,就能公平公正地對他人做出評價,分辨善與惡。
 
“仁”并不等同于一般的理,但其又在情理之中。判斷是非考人心,是情感和理跬共同作用的結果,所以標準就會隨著人的內心變化而不同。所謂“仁”,是合乎規律的天道,是沒有偏私之心的理智,所以,仁者心正,能夠站在客觀立場上看待人和事。如果懷著一顆仁德的心,對人對事就能做到公平公正,不偏不倚。
 
唐朝貞觀年間,太宗皇帝曾讓王畦評價朝中大臣,王硅說:“孜孜奉國,知無不為,臣不如玄齡;兼資文武,出將人相,臣不如李靖:敷奏詳明,出納惟允,臣不如溫彥博:處繁治劇,眾務必舉,臣不如戴胃:以諍諫為心,恥君不及堯舜,臣不如魏徵;至于激濁揚清,嫉惡好善,臣于數子,亦有微長。”太宗聽了深以為然,這些被王畦評價的大臣,聽后無不大為嘆服,認為王畦的評價客觀公正。王硅之所以能對諸君子做出如此評價,在于他心底無私。也正因為這一點,唐太宗重用他做諫官,并感慨地說:“王畦常居諫官,朕必永無過失。
 
孔子的觀點提示我們,在對他人做出評價時,不能因為個體間的差異,或是自己的喜好而對他人做出有差別的待遇或評價。只有從多方面、多層次、多角度對其進行分析,盡量不要將個人的感情色彩摻和進去,多從客觀方面人手,才能做出準確評斷。當然,若想做到這一點,大家還應從自身做起,內心要有著強烈的道德意識,以符合道義的標準待人接物,不能戴著有色眼鏡去看人。
 
公正評價他人意義重大,有利于辨善惡,識美丑,弘揚正義和大道。表彰那些真正的善行,揭穿惡人的虛偽面紗,就是在培愷人間正氣,能夠引導社會走上正確軌道。同時,公正評價別人也是一種處世智慧。假如我們能夠對他人做出正確的評價,別人就會認為我們公正,就會信任我們。可是,若是我們對善行給以惡評,不但會傷害別人和社會,還會遭到他人反感或反擊,不利于我們的事業。如果我們故意把壞的說成好的,將一些非常明顯的缺陷當成優點進行贊揚,很可能會被別人當作阿諛奉承之徒,遭受無盡的白眼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