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士志于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

【原文】
 
4.9 子曰:“士志于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
 
【翻譯】
 
孔子說:“讀書人立志于追求真埋,但又以穿破衣、吃粗糙的飯食為恥,這種人就不值得和他談論真理了。”
 
【解讀】
 
貪圖奢華者胸中無道
 
人之所以貪圖物質享受,因為心中缺乏真正信仰,缺乏堅定價值觀,也就是缺少“求道求仁”的理想。這樣的人,終會在不斷升級的享受中讓自己的生活變得越來越糜爛。甚至有人還會為了得到更高層次的物質享受,不顧廉恥,卑躬屈膝地去鉆營。相反,那些把“道”作為自己堅定信念的人,因為矢志不渝地追求仁德,就不會在意衣食方面的淺薄享受,而是淡泊名利,進德修身。
 
東漢末年的著名學者邴原,雖然出身寒微,但他能甘于清貧,立志求學,終于成為受后世贊譽的賢德之人。邴原幼時即為孤丿L,生活都成問題,就更別談求學讀書了,同齡人坐在學館朗朗吟讀之時,他只能蹲在窗外偷聽。幸運的是,先生知道他的處境后,深受感動,破例讓他免費就讀。邴原也沒讓先生失望,一個冬天便將《論語》和《孝經》倒背如流,熟諳在胸。之后,邴原辭別學館先生,外出游學,以期遍訪天下學者名流。八九年后,邴原學成返鄉,許多年輕后生慕名而來向他求教。
 
遺憾的是,世上立志求道的人的太少,而貪圖享受、渴望錦衣玉食的人太多。從常理上說,喜歡物質享受沒有什么錯,但問題的關鍵是,因為心靈上缺少“道”的指引和“義”的約束,人們往往陷人對奢靡生活的追求,被物欲所控制。要知道,人不能單單為了享受而活著,不能見錢眼開、玩物喪志,不能迷失了真正的自己,那樣,很容易就會讓自己喪失該有的節操,用道德良知換取物質生活的富足。
 
五代時后晉高祖石敬瑭,因貪圖榮華富貴而成為無道之人。綜觀石敬瑭一生,賣國稱帝之前還是很讓人佩服的。他不但驍勇善戰,戰功卓著,而且還有超人的政治謀略。就是在治國上他也堪稱干才,治理陜州、河東等地時,都政績卓著。可惜,戰亂頻仍之際,他為借重契丹援助得到帝位,認賊作父,奴顏婢膝,割讓燕云十六州給契丹,將北方百姓置于契丹鐵蹄之下,甘心做了“丿L皇帝”。他之所以在歷史上留下了罵名,就是被貪婪的私欲控制了靈魂。
 
心中有道,志于求仁才是最重要的,只講物欲要求的生活是不完全的,是低層次的:沒有充實精神的物欲要求是空虛的,心靈空虛的人就如一具行尸走肉。',粗食者志堅,華美者心卑”,“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志遠”。只有對精神層次的追求超過于對物質的追求時,我們的生命才會富有價值和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