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紲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原文】
 
5.1子謂公冶長①:“可妻也②。雖在縲紲之中③,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④。
 
【注釋】
 
①公冶長:齊國人(或說魯國人),姓公冶,名長,孔子的高足。
 
②妻(qì):把女兒嫁給。
 
③縲(léi)紲(xiè):捆綁犯人的繩索。這里指監獄。

④子:兒女,此處指女兒。
 
【翻譯】
 
孔子談到公冶長時說:“可以把女兒嫁給他。雖然他曾坐過牢,但不是他的罪過。”便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他。
 
【解讀】
 
不以一時榮辱待人
 
在本章中,孔子在選擇女婿的時候,既不看重對方的錢財,也不看重對方的地位,只注重對方的人品,即便是坐過牢也沒關系。這說明了孔子有著很強的是非判斷能力,以及敢于正視現實的勇氣。因為他相信自己的弟子是清白,根本就不怕別人在背后議論些什么。孔子不以一時榮辱評價他人,是值得大家學習的。
 
孔子的這個智慧,對我們有兩個方面的啟示。首先是我們應該怎樣評價和對待陷人屈枉之中的人,其次是當我們遭到誣陷應該如何面對。
 
我們先來看第一個方面。談起歷史,我們總以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明而自豪。但是,這五千年之中,真正政治清明、社會安定、經濟繁榮的時間又有多少呢?統計起來,估計會讓所有的中國人失望和沮喪。也就是說,我們的歷史長期處于動亂和黑暗之中。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冤案錯案自然會史不絕書,大量身陷囹圄之人,并非十惡不赦的壞人,而是被人栽贓陷害或被糊涂官吏打人牢獄。中國民間,一直對司法有不信任的傳統,恐怕與此有直接關系。所以,對于鋃鐺人獄的人,我們不能依據官府判斷,認為他們有罪,而應該學習孔子對待公冶長的做法,依據自己對他人的觀察和了解來明辨是非,公正合理地評價和對待其人。如果人家因為行正獲罪,而又罪非其罪,那么,我們就應該像孔子那樣,對他人以充分的信任。當然,如果他真的作奸犯科,因危害社會下獄,我們也應當根據他所犯下罪行和性質予以客觀對待,而不是徇私袒護。
 
其次,當我們在生活中遇到麻煩時,或者有人對我們誣陷時,應該具有正確的態度。如果真的陷人牢獄或被人冤枉,我們應該冷靜處置。若是社會安定、政治清明,我們應該申訴辯冤;如果身處亂世或政治黑暗,則應該隱忍自保。要知道,落在惡官酷吏之手,強行辯冤恐怕會死得更快。這不僅是一種為人處世的態度,也是乛種生存智慧。孔子之所以把女兒嫁給坐牢的公冶長,正是因為公冶長有這樣的智慧。
 
當然,人們被陷害坐牢畢竟不是社會常態,最常見的是被人冤枉,掉進流言飛語的輿論旋渦。例如魯迅先生,最初有人說他“剽竊他人的作品”,接著又說他拿了蘇聯人的錢。后來他與自家兄弟反目,還被卷進了桃色事件,逼得魯迅先生只能“橫著身子作戰”。像這些謠言,有智慧和德行的人多會采取“清者自清,濁者自濁”的泰然態度,讓謠言不攻自破。
 
這里面,不論是待人也好,自己處世也罷,其中的關鍵在于客觀和信任。正確對待陷.人不幸中的他人,出自對他人的真實了解和信任:正確對待自己面臨的麻煩,出自對自己的信任。如果沒有準確的了解和堅定的信任,就不要輕舉妄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