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

【原文】
 
5.13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跬與天道①,不可得而聞也。”
 
【注釋】
 
①天道:天命。《論語》中孔子多處講到天和命,但不見有孔子關于天道的言論。
 
【翻譯】
 
子貢說:“老師關于《詩》《書》《禮》《樂》等文獻的講逋,我們能夠聽得到;老師關于人性和天命方面的言論,我們從來沒聽到過。”

【解讀】

子貢認為,孔子講禮樂詩書等知識是有形的,可以聽聞學到,但是關于人性與天道的理論,本身就屬于深微難知的范疇,不是聰明特達之人不能聽懂。孔子教育學生注重人道,很少言及人性與天道,因為“天道遠,人道邇”。《論語》一書中言及性與天道的確實不多,孔子注重的是培養學生的現實精神,對于人性和天道采取存而不述的態度,僅僅是示之以端,想要學生深造而自得。